『 這就是一場噩夢,而且是毫無招架之力的惡夢,不管看到雅各多麼的無辜表現,

    這對父母親以為自己很照顧、很了解雅各,事實上一點也不。』

 

捍衛雅各  

14位《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齊聲推薦,

今年一定要看的小說

 一出版立刻攻占亞馬遜網路書店、

《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三大排行榜

數萬網友齊聲推薦,熱烈討論令人震撼的結局 

別以為你翻到最後一頁就可以知道真相 

闔上書之後,審判才開始……

  

  

如果你是雅各的父母……如果你的孩子有可能是兇手……

  

鳳梨冰 全職媽媽/新竹  

  我會崩潰大哭──就像每一個正常人遇上重大事故的反應一樣。當我們熟知的世界與秩序突然瓦解時,情緒反應是第一道難關,哭過瘋過以後再把自己重新組合起來,這時「為母則強」的一面才會出現,我想我不會像安迪那麼偏袒雅各,但也不會像蘿莉那麼驚懼懷疑,我會努力找出真相,我想知道,就算事實會擊潰我,但唯有知道一切才能讓時間撫平傷痛,或許我永遠也不會原諒犯錯的孩子,但我至少可以試著重新接受這個孩子。……繼續閱讀)

 

212小姐 公職/彰化 

  雅各的母親蘿莉最後的選擇出人意料,也許,她想反正她和安迪一起建立的家早被這世界凌持的支離破碎。除了雅各她再也無所眷戀。我是女性但尚未為人母,實在無法具體說明雅各這樣的狀況發生在我身上我會怎麼做。但從最近新聞上看到的許多例子發現,大部分的父母是寧可相信孩子不會做什麼壞事,等事實擺在眼前不得不接受,也認為是受到牽連或誤解。「他不是故意的!」、「他很乖!! 」、「他被朋友帶壞的!!」,然後自己一肩扛站上火線替孩子擋下所有責難與唾棄,鞠躬、下跪、道歉,好像孩子還不曾長大似的。也許,我也會這樣吧!!往後的一生我終將帶著悔恨與質疑不停的檢討,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還是疏忽沒做了什麼?「害」我的孩子變成那樣?我得別開頭以免我帶著失望的眼光看著我的孩子,但我又不得不振作,我必需是孩子可以依靠的臂膀。如果連我都放棄,誰還能保護他呢?但身邊的那個另一半是不是能跟我一起互相扶持?或者我得孤軍奮戰?傷心、懼怕、羞愧、後悔、擔憂、失望、疑惑、無力感,我是再也不能如事件發生前開心的笑了!!我會背負罪人的十字架至我入土。……繼續閱讀) 

 

猴妞 學生/台中  

  從理性的思考角度看來父母不該自私的將孩子當作私人所有物,該知道的是從他離開你體內以後,便全然是個獨立的生命體,既使從情感跟血緣上看來有多密不可分,你們終究不是一體,他有他的人生,你也有你的,即始他做了多不堪入目的壞事,也由不得你剝奪他活著的權利,否則你與他又有何差別?可是從情感上來說你可以看見有多少人看見殺人犯,不會有這種念頭像是:「我真想看看是誰把他養育成這個模樣,他該一同負起責任」,此時父母跟孩子之間宛如命運共同體,無法被清楚的分割,所以我覺得以我的完美主義個性一定很焦慮自責,若是我確定雅各真的有殺人,我想我可能會跟蘿莉一樣走向相同的結局,因為我不夠堅強到可以面對眾人譴責的眼光,也一定會把雅各為何長成這樣的人之因歸咎於自己身上,因此我一定會竭盡所能去查明真相,懷疑心只要起了個頭便會無止盡的萌芽生長,這樣的愛不免太令人拉扯心酸。……繼續閱讀)

 

陳拳 學生/彰化

  首先,這就是一場噩夢,而且是毫無招架之力的惡夢,不管事實上看到雅各多麼的無辜表現,這兩個父母親以為自己很照顧、很了解雅各,事實上一點也不。
  從雅各漫不經心的生活表現來看這也許只是一般青少年的叛逆期,但這往往就是紮根的開始,事件發生之前羅莉跟安迪以為自己的小孩在學校過的很正常,但在事件發生之後才了解到,原來雅各是這樣的被欺負。如果我是雅各的爸媽,知道雅各被班傑明欺壓的事情,一定會立刻去學校找該同學理論,並且要求對雅各抱歉並且保證不再犯。而在事情結束之後一定要找雅各當面聊聊,問他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要壓抑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沉默不吭聲?
  當知道自己的孩子發生被欺負或難過的事情,而我卻一點事情都不曉得,還自以為很認識他,我會覺得自己很失敗並且覺得相當難過,竟然沒辦法讓自己的孩子信任自己的爸媽好讓他訴苦,這是很無力、無奈的一件事。……繼續閱讀)
 

 

Tina 金融業/台南

  因為我沒有子女,未來也沒有生養子女的計畫,所以讓我回答這個問題,會顯得有點太過假設性、我也會回答得太過理性------我想如果現實生活中我是真的為人父母者,這題的答案可能就不是這樣。

   如果我是雅各的爸媽──特別如果我是雅各的爸爸,我會在發現雅各房間裡藏有刀子時,就先運用關係將刀子拿去化驗是否有血跡反應,之後再來做打算。如果有血跡反應,那看是要:1. 鼓勵雅各說出事實、然後自首。(別忘了他有心理異常的證明可以減輕罪行,更何況雅各長期遭受班傑明霸凌也是事實,這也可以列入減刑的條件中。)或是:2. 乾乾脆脆地幫雅各湮滅每一種可能被查到的相關證據,甚至在必要的時候,真的將雅各送到一個沒有雙方刑事引渡條約的國家去。試著給他一次機會,讓雅各過新生活。

  但不管我選擇1或2,我都絕對不會沒有調查刀子就直接將刀子丟棄。因為我不想要當一個將頭埋在沙子裡的駝鳥父母,單純相信雅各不會殺人。我也不想要抱著對自己親身骨肉一輩子的懷疑相處下去,因為那樣比單純相信更難受──你要如何一邊懷疑自己深愛的人、又一邊毫無保留地愛他呢?……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捍衛雅各》網路聽證會

同場加映

《捍衛雅各》──兇手篇

《捍衛雅各》──殺人基因篇

《捍衛雅各》──有感而發篇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