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編輯不想睡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獻給不完美的我們

和每個深愛我們的人

 

  我叫鴿子‧瓊斯,由會畫畫的印度大象扶養長大。爸爸和媽媽把我留在孤兒院的階梯上,再也沒有回來。於是我爬出提籃、一路爬過城鎮,最後在暴風雨的樹葉堆中被樺樹發現,從此住在這隻白色大象的背上。

  很多人覺得住在大象的背上是怪事,但我跟樺樹在一起感覺很安全。「安全」就像愛,是種奇怪的東西,不見得會照著我們選擇的組合出現。

  我十歲生日那天,樺樹問我有什麼願望,我說我們必須去到巴黎讓他成為藝術家。我們搭上火車,不小心被關進了紐約動物園,然後又在好萊塢變成名人;當我們終於來到夢想中的巴黎,卻出現了一個穿著青蛙裝的男人,他說他是我爸爸……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像一下:如果你手中有一份當代文學大師生前最後的遺稿,一百三十八張珍貴草稿卡片上墨跡猶存,但作者臨終前卻特別囑咐你,務必把這部未完成的作品焚毀。再想像一下:如果這位不世出的文學大師,正是你父親。

你該怎麼做?

納博科夫作者照    

這就是現年七十七歲的狄米崔‧納博科夫(Dmitri Nabokov)二十多年來所面臨的難題。身為一九五○年代即寫出《蘿莉塔》這樣震驚當代文壇、甚至掀起社會軒然大波的作家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的獨子與唯一繼承人,狄米崔見證了父親剛移民美國時的狼狽,與《蘿莉塔》成為世界文壇焦點時的輝煌;見證了父親晚年在瑞士蒙特勒王宮飯店身體狀況日益衰弱,卻仍創作不輟,並持續研究他畢生除文學之外的摯愛──蝴蝶。狄米崔甚至記得,病床上的納博科夫是如何把他與母親薇拉(那個曾經為全世界救回納博科夫一度想付之一炬的《蘿莉塔》原稿的「繆思」薇拉!)叫到床前,鄭重把這疊手稿的命運,託付給他們。

無論生前生後,納博科夫似乎一直都是一個引起文壇話題的焦點。他於一八九九年四月二十二日生於俄國聖彼得堡一個書香世家,從小就會說英、法、俄三種語言。然而,在身為俄國反對黨領導人的父親遭暗殺身亡後,他自一九一九年後被迫流亡英、德、法等國,浪跡天涯,靠翻譯、教英文和網球維生。一九四○年他離開法國,在美國落腳,執教於衛斯理學院、哈佛大學與康乃爾大學,同時也在全美持續進行蝴蝶的研究與標本採集。來到美國後,因為一本探討四十歲中年男子與十二歲小女孩禁忌戀情的《蘿莉塔》,讓他一夕之間聲名大噪,成為國際文壇焦點,甚至成為嶄新的文化象徵。

當狄米崔二○○八年宣布將出版父親遺稿《蘿拉的原型》時,彷彿《蘿莉塔》一九四五年出版當時的盛況重現,「燒」或「不燒」陣營各據一方,雄辯滔滔。文壇大老湯姆.史托帕爵士(Sir Tom Stoppard)便在倫敦《泰晤士報》為文抨擊:「這沒那麼困難吧?納博科夫希望燒掉它,就該燒了它。」這部幾十年來只存在於耳語傳言、多年來深鎖瑞士銀行保險箱中的傳奇手稿,顯然仍在發熱,不斷撩撥眾人的思緒。

不同於《蘿莉塔》的精巧深沉,在《蘿拉的原型》中,不是那個打扮整齊、笑容狡獪的納博科夫教授;這是我們曾經在歷史照片上看到的,那個穿著短褲、扯著捕蝶網在樹叢間奔跑的弗拉基米爾老人,在死亡逐漸降臨的暮光裡,他最後的蝴蝶還掛在枝頭、還沒有破蛹而出,而他的捕蝶網也還在空中揮舞逡巡,仍然嘗試捕捉那如蝶翼般輕盈美麗、卻也如蝶翼般脆弱的吉光片羽。而無論同意與反對的兩個陣營如何辯論,身為讀者的我們,對於這樣一部險些與我們擦身而過的藝術鉅作;對於生與死的界線,如何將我們與一個永無止盡探尋的偉大心靈一筆隔開;對於未竟作品帶給我們的餘音繚繞、浮想聯翩,也許我們抱持這樣感激心情翻開書頁,就已足夠:追隨納博科夫那永不停止的飛行臆想,一種宛如震動蝶翼般的持續觸動。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蘿莉塔》作者納博科夫的傳奇遺稿《蘿拉的原型》,是這樣寫在一張一張的資料卡上的呦……塵封了30年的遺稿,都泛黃了呢……

遺稿001300315_283503378328067_272064636138608_1209948_338617376_n.jpg312668_283503494994722_272064636138608_1209950_777114461_n.jpg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博科夫晚年有次採集蝴蝶時摔了一跤,從此臥病在床(當然摔跤只是輕微外傷,主要是本身也生病了),在他生命最後幾年,起草寫了一部小說,但很可惜,並沒有寫完,大師臨終前交代家人必須燒毀這份稿件。然而,家人並未照辦,只是將之鎖在瑞士的銀行保險櫃中,所以多年來,文壇盛傳有一份「納博科夫的遺稿」,但從來沒人親見。......三十年後,大師的兒子,七十三歲的小納博科夫,終於將它出版……這就是2009年引發歐美文壇風暴的納博科夫遺稿,傳說中的《蘿拉的原型》。

蘿拉的原型    

納博科夫的遺稿《蘿拉的原型》,是一部未寫完的小說,文中甚至還有許多塗塗改改,也都保留下來,這樣的奇特作品,卻留給世人更大的閱讀趣味與玩味空間。《出版家週刊》便說:「我們可藉由納博科夫留下來的這疊殘稿,窺視一個偉大作家寫作的過程和接近死亡的思維和心態。」《紐約雜誌》的評論則是:「翻閱本書猶如看到米開蘭基羅雕塑到一半的作品──粗獷、半成形的巨人正從大理石塊脫身而出。這樣的半成品給人的震撼,甚至比優雅的大衛像或精妙的《蘿莉塔》更強大。」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過了一些世界各國《蘿莉塔》的書封設計,今天來看看三采為《蘿莉塔》全新譯本打造的書封吧

 296940_282384111773327_272064636138608_1206217_814183822_n.jpg    

 

用蝴蝶代表蘿莉塔,象徵《蘿莉塔》這部經典巔峰之作,

就像納博科夫採集箱中最美的蝴蝶(納博科夫除了寫作

本身也是採集蝴蝶的專家呦!)用少女裙裝的洋紅,

表達蘿莉塔給人的神祕禁忌感

蘿莉塔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三采經典文學,第一號作品要推薦的文學大師,是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

納博科夫是誰呢?這名字也許你有點陌生,但蘿莉塔大家應該很熟悉!而納博科夫先生就是《蘿莉塔》的作者啊!~~

我們找到一個珍貴的影片,是納博科夫向大家介紹他書櫃中各國版本的《蘿莉塔》,很多很有巧思的封面設計,把大師逗得開心得不得了。

呵呵地開懷大笑啊~~

現在就來看看吧!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三采編輯米娜

編輯《兒子》這本書的時候,因為進度緊湊,所以常常把稿子帶回家在深夜或周末做潤稿、校對的工作。後來覺得還好是如此,因為總不好在辦公室邊看稿邊掉眼淚……

突然想起,當初幫我們審閱這本書的法文譯者,向我們推薦這是本好書,卻在我們拿到版權之後,執意推辭這本書的翻譯工作,她說:「我不想再經歷一次那個過程!」那時不能理解,現在我懂得那種心情了。因為作者的確成功地把我們帶進他的故事以及他的悲傷裡,讓我們像被催眠一樣,失魂落魄,悲切哀戚,彷彿自己就是那個失去兒子的人。這種經驗的確一次都太多!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讓天使笑我們壞,不然就請他們用愛與勇氣拯救我們吧!

文/小編Liz
有太多的小說歌頌力挽狂瀾的英雄氣概,現年僅有18歲的正妹小說作家亞麗珊卓.艾多涅圖,卻大言不慚地向讀者推銷——充滿愛與勇氣的少女力量!

在小說《特務天使》中,我們跟著這個少女貝瑟妮,經歷很多很多第一次,或者說,每件事都是第一次。跟很多十六、七歲的少女一樣,貝瑟妮第一次進到高中,第一次擁有一群新的姊妹淘;但不一樣的是,她第一次學著當個人類,她是來到人間、執行掃除邪惡的任務的天使。

對她來說,跟大多人間少女不同的(也很讓人氣惱的)是,她完全沒有課業問題——畢竟她是無所不知的天使嘛!——可是擁有人類的形體與感情,卻是她的一大挑戰。剛降落的頭幾天,她和哥哥加百列、姐姐愛維都要重新適應地心引力這件事,學走路、適應吃飯……而年紀最小的貝瑟妮要克服的事情更多了,她受到17歲女孩的身體和思考模式所影響,她有青少年的脾氣,也有一種無所畏懼、想要嘗鮮的慾望;而且,當然了,她被全校最棒的男孩給吸引——應該說他們被彼此吸引,有種冥冥之中有注定的陰謀氣味(小編猜第二部應該會透露更多線索)。

閱讀這本書最有趣的過程在於,作者試著從第一次進到人類社會、一個代表全然善良、純潔的化身(天使)眼中,看人類世界的一切。不苟言笑的大天使加百列拒絕所有「科技產品」的騷擾,他們家裡沒有電視、沒有電玩,也不能上網,相信古老歲月時,家人都透過彼此陪伴來緊密聯繫,所以儘管身為天使,他們不會玩iPod,不會使用DVD播放器。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殘酷天才封面

 
 
  第一章
  
  起初,我的行徑惡劣。我無意撒謊,因此請容我把話講在前頭:儘管我寧願相信自己後來彌補了過錯,但毫無疑問的──至少在一開始的時候──我的動機並不單純。這種說法是太輕描淡寫了。如果坦白一點,我還是老實招認吧:我最早的動機是貪婪,更重要的是自戀。自戀是我基因裡根深柢固的尊貴心態,甩也甩不掉,儘管有時我因此感到自己面目醜惡,卻戒不掉。我想,自戀算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也是我不想費心改變的因素之一。認識你自己。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你陪我封面

 
 
  那是寒意逼人的三月天,愛護動物協會(SPCA)的馬場滿是泥濘。細雨中,我站在籬笆邊直打哆嗦,巨浪般的鼻息在頂層欄杆留下灰霧朦朧。倉促動身下,我連帽子、手套都忘在家裡,只在前往車庫時,從地下室階梯上的掛鉤抓了一件防風外套。
  
  要是我停下來想一想,就會像平時聽見動物生病或受虐求助的訊息一樣:我可能袖手旁觀,不然就寄張支票。但這回當我接到朋友茱蒂打來的電話,告知愛護動物協會從標準競賽用馬農場一口氣沒收了四十匹受虐馬,需要善心人士提供安置住所時,我二話不說便抓起夾克、跳上車。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盜圖賊

 
一四二四年‧夏
中國‧蒙古大草原
  
  
  三十萬軍馬在蒙古大草原上呼嘯而過。近百萬步兵跟在騎兵後方,整齊劃一的步伐撼動地面。軍隊沉重的腳步,將大草原的乾土踏出無數的新裂縫。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水意識_書封
 
  
  
  明明是生態驚悚小說,記者都愛問:「洪曉慧(譯者)怎麼樣......?」我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覺得,不過我就是個編輯,要是譯稿不到味,譯者再有話題也是白搭,再加上翻譯小說,行文一定要有小說的語氣與性格,所以挑譯者總是一個讓人膽顫心驚的過程。
  也因此在收到洪曉慧的譯稿時,編輯部裡看過的人都忍不住發出「咦~」的一聲。咦是因為,沒想第一次翻譯的新手,竟然翻得如此有韻味,我會說她的文字甚至透著點「詩意」:
  
  「一個月後,它們在奧阿希湖測試了一箱被傾倒在湖裡的牽引機診斷晶片;在蘇城附近,它們通過垃圾掩埋場噴湧出的腐敗的蛋之碎片、咖啡渣,舊的桌上型電腦和人類雌激素。整整一個星期,它們和一台壞掉的Gameboy遊戲機翻雲覆雨。」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