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的是男孩,我們就沒有任何的機會,連唯一的希望都將落空……

焦慮的帕維勒‧波洛克突然站起身。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他低頭看著搖籃裡熟睡的女兒。他知道女兒是所有人的希望,但只要一想到女兒的宿命,帕維勒就開始難過。他的眼神流露出初為人父的喜悅,但內心卻十分苦楚。泛著淚光,他轉身望向妻子瑪麗,瑪麗也對他報以微笑。
「什麼時候他才能忘記煩惱?才會不再焦慮呢?」瑪麗不得不承認,自己正是因帕維勒這種個性而愛上他。
這時,房裡冷不防傳來驚人的哭聲,像是在抗議似的,把帕維勒和瑪麗都嚇了一跳;只見搖籃裡的嬰兒睜大雙眼,正試著用皺巴巴的脆弱手臂撐起自己的身體。只可惜,不管多麼努力,那顆有著棕色柔軟瀏海的小腦袋,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倒回枕頭上。帕維勒走上前,激動地將嬰兒抱起。


「我可以這樣抱她嗎?姿勢會不會很怪?會不會弄痛她?」帕維勒問妻子,眉間透著擔憂。
「放心,你做得很好。」瑪麗輕聲回答。「哦,你看是誰來了?早啊,龍米拉。」
龍米拉是帕維勒的母親,臉上總是散發著熱情,今天也不例外。捧著一大束樣子奇特的花朵,龍米拉還拎著許多五彩繽紛、裝滿禮物的行李箱。當她的目光與兒子懷中的小嬰兒交會時,她激動地扔下手上所有行李跑上前去。
「哦,歐克莎!」她叫道,「我的小親親,妳醒啦?」接著龍米拉親吻帕維勒及瑪麗。「孩子們,我覺得自己真幸福。」
「嗯,我想,尿布……濕了。」帕維勒慌張地說,手足無措起來。
「我來就好。」龍米拉連忙接話,並以哀求的眼神看著瑪麗:「當然啦,如果妳不介意……」
話才剛說完,小歐克莎便在尿布床上動來動去,龍米拉開始幫她穿上連身裝。一旁的帕維勒緊盯著母親的一舉一動,深怕漏掉任何畫面。
「歐克莎……我們最後的希望。」龍米拉喃喃說道。
帕維勒聞言不禁打了個哆嗦,臉上閃過一絲不快。等到龍米拉幫歐克莎穿戴整齊後,帕維勒便將她拉到產院的走廊上。
「媽,」帕維勒不悅地說,「妳就不能克制一點嗎?別以為我什麼都沒聽到。」
「你聽見什麼了,我親愛的帕維勒?」龍米拉用她那雙藍色的大眼睛直盯著帕維勒。
「我知道妳在打什麼主意。我知道你們每個人是怎麼想的。不過我要告訴妳,這不可能;你們這麼做,只是把希望寄託在風上。」
「哦,帕維勒……別忘了,當帆船橫渡海洋時,也需要風的幫忙,」龍米拉壓低嗓子繼續說道,「所以,永遠不要放棄希望。記住,永遠不要。」
「我不准妳把我的女兒帶去那兒!」帕維勒靠著牆忿忿地說,「我絕不會讓妳這麼做,妳最好記住這點。我是她的父親,我要我的女兒正常地長大……」帕維勒繃緊了臉,立刻補上一句:「愈正常愈好。」
母子倆就這樣靜靜地站在走廊上,完全無視於過往的護士和穿睡袍的病患。這些人也在偷偷打量這對吵架的母子。兩人都企圖以目光來說服對方。僵持了許久,最後,龍米拉終於先打破沉默,對帕維勒說道:「我親愛的兒子,我真的很愛你,但我也要提醒你一件事:別忘了,你和我們沒什麼不同。我們都是那個世界的人,不管你要不要,歐克莎也同樣屬於那個世界……這是你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只要我們可以回家,哪怕只有一絲希望,我們都要牢牢抓住。只要可以回家,我們就該感謝那些留下來的人,那些從大混沌開始就受到邪惡帝國統治的人。」
「親愛的母親,」帕維勒難掩心中的激憤,大聲反駁:「我很尊敬妳,但妳小看了我的能耐;我不會讓歐克莎捲進這些事情的!所以,忘了過去吧。反正一切都太遲了……都結束了。」
「帕維勒,我擔心命運不是我們可以改變的,」龍米拉說道,語氣之堅定連她自己也嚇了一跳。「不管我們怎樣努力,命運終究會決定一切。」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