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萊恩!」朱利安說。布魯克聽到他記得喊他的名字,鬆了一大口氣。「我們倆都很高興能來到這裡。」


    「說說看,朱利安。你的第一張專輯發行還不滿八週,就已經是白金唱片了,」——他停下來,瞄了一眼掌心裡的小紙條——「全世界總共銷售四百萬張,今晚又應邀在葛萊美頒獎典禮上表演,說說看,心裡有什麼感覺?」


    他把麥克風送到朱利安嘴邊,面帶笑容。布魯克從沒見過朱利安表現得這麼酷,他也笑了笑,說:「嗯,萊恩,我得說,整個過程簡直是超神奇。我完全沒想到專輯會得到這麼大的迴響,再加上今晚的表演。我覺得太榮幸了,真是超乎尋常的榮耀。」

    西克雷斯特顯然對這番話很滿意,他又對他們笑一笑,殷勤地點點頭。「你的歌曲多半描寫情愛,就連〈消逝的愛〉也是。那首歌乍聽之下像是在悼念死去的哥哥,但其實也是在描寫情愛的救贖力量。你的靈感從哪裡來?」

 

布魯克專注地凝望著朱利安,希望表現出深愛丈夫、支持丈夫、體貼丈夫的模樣,做個專心傾聽他每一句話的妻子,而不是她此刻遍體鱗傷的真面目。


    「嗯,其實挺有意思的,萊恩。我剛開始寫歌時,我的曲子都很陰鬰、有點沉重。我在人生中有很多經歷,我猜音樂多少反應出創作者本身的際遇,對吧?可是現在呢?」說到這裡,朱利安轉頭看著布魯克,直接凝視她的眼睛,說:「情況完全改觀了。多虧我美麗的太太,我的人生和我的音樂都好太多了。她不只激發我的靈感,她更是我創作的動機、我的感應,我的……我的一切。」


    儘管有酒店裡那件事、儘管失了業、儘管有那些想必不堪入目的照片、儘管腦子裡有個細小聲音狐疑著朱利安會不會只是在觀眾面前作戲,布魯克內心還是湧現一股對丈夫的愛。就在那一刻,穿著可笑的晚禮服站在鏡頭前,被眾人問話、拍照、熱情接待,她對朱利安的那份悸動就跟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一模一樣。


西克雷斯特長長地「喔」了一聲,然後謝謝他們倆,並祝朱利安好運。西克雷斯特才剛轉身面對他下一位採訪對象——某個神似夏奇拉的人,但布魯克不是很確定——朱利安就轉頭對她說,「看吧!西克雷斯特根本不屑追問那些蠢相片的事。任何有職業道德的記者都知道那些全是鬼扯。」


    一提到那些照片,她又想起酒店房間裡那一幕,抵消她剛才對他產生的那份悸動。布魯克不知如何是好,但她很清楚每一吋紅地毯上都擠滿了攝影機和麥克風,她只能點點頭,無謂地笑了笑。不一會兒里奧那張臉又出現在他們之間,布魯克察覺到他把手放在她後頸,差點跳起來。


    「朱利安,萊拉.羅森就在前面,我要你去跟她打招呼,吻她的臉頰,介紹她跟布魯克認識。布魯克,如果妳能表現出很高興認識她的模樣,那就再好不過。」


    布魯克往前一瞧,看見萊拉穿著一套極其優雅的黑色小禮服,挽著搖滾小子的臂膀。根據八卦雜誌報導,搖滾小子跟她只是普通朋友,而萊拉一年前跟四分衛男友分手,場面搞得很難堪,之後就鮮少傳出新戀情,當然還有跟朱利安那張頗具爭議性的合照。布魯克還沒來得及酸里奧幾句,他們已經來到萊拉和搖滾小子面前。閃光燈有如兩軍對壘般火力全開。


    「朱利安.歐特!」萊拉尖叫起來,兩手摟住朱利安的脖子,「我等不及要聽你演唱!」


    布魯克以為當她見到這個她討厭了這麼久、素未謀面的女生時,心裡應該是五味雜陳,此時她不得不承認,萊拉本人散發著一股在電視螢幕或八卦雜誌上顯現不出來的魅力。即使她的身體緊貼著朱利安,她還是有著某種吸引力,一種親切可愛、敏感脆弱——也許還有點愚笨,卻於她無損——的特質,讓布魯克瞬間卸除心防。


    朱利安努力掙脫萊拉的擁抱,有點怯懦地把她介紹給布魯克認識。
 

    「嗨!」萊拉用她那嗲聲嗲氣的濃厚南方口音說,「很高興終於見到妳了!」


    布魯克笑著伸出手,但萊拉已經作勢要擁抱她。


    「來吧,親愛的!我覺得我好像認識妳很久了!妳丈夫能娶到妳真是幸運!」


    「謝謝!」布魯克說,她突然發現自己過去的敵意很可笑,「我好喜歡妳的小禮服。」
 

    「妳真可愛!嘿,兩位,我來跟你們介紹我朋友。」說著,她拉起搖滾小子的手臂,讓他把注意力放在朱利安和布魯克身上,可是他似乎被一小群剛從身旁經過的模特兒吸引住。經過很長一段尷尬時刻後,他似乎終於認出朱利安,伸手拍拍他的背。


    「兄弟,很棒的專輯!」他像所有政治人物一樣,雙手緊緊握住朱利安的手。「恭喜!對了,不知道能不能請教一下你都用哪個人……」


    布魯克沒有機會聽清楚搖滾小子問他丈夫的問題,因為萊拉輕輕把她拉到一旁,身子整個靠過來,近得她可以聞到她的柑橘調香水。


    「妳得馬上開始用力花錢,」萊拉湊到布魯克耳朵旁,說,「那些錢是你們倆共有的,去他的!如果沒有妳,他大概一毛錢都賺不到,我說得沒錯吧?不需要為了跟他嘔氣害苦自己。」


    「錢?」布魯克實在不知如何回應。


    「布魯克,親愛的,我跟派崔克之間最讓我後悔的就是這件事。我看了幾百場大學聯賽跟職業比賽,甚至搭著飛機走遍國內所有凍死人的破爛球場,陪他走過風風雨雨,一路支持他,直到他簽下一紙八千萬元合約。後來他跟那個……那個三級片女星搞劈腿。我竟然不屑叫他幫我買間像樣的公寓。布魯克,記取我的教訓!給自己買間房子,那是妳應得的。」
 

    布魯克還沒來得及回應,朱利安和搖滾小子已經慢慢走到她跟萊拉身邊,四個人自動肩並肩站成一排,面帶笑容對攝影機、照相機揮手。


    布魯克甚至連再跟萊拉說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被里奧催促著向斯台普斯體育館入口處移動。她正要恭喜自己順利通過紅地毯的考驗,突然有個穿著金屬亮片無袖洋裝和不怕摔死的超高高跟鞋的女人,把麥克風遞到她面前,扯開嗓門叫道:「布魯克.歐特,妳支持妳丈夫那麼久,如今看到他跟別的女人的照片,有什麼感覺?」
 

    鄰近區域一片沉寂。那女人提出問題那兩秒鐘之間,旁邊所有的藝人、工作人員、記者、主持人、攝影師和影迷突然全體肅靜。布魯克看到幾十個、幾百個人同時轉過頭來看著她,同一時間她察覺到朱利安捏緊她的手,力道很大,她覺得有幾根骨頭被他捏碎了。她有種既想尖叫又想大笑的奇特感覺。她很好奇,如果她只是笑著說:嗯,妳這個問題很有趣,因為感覺真是太好了。我是說,哪個女生不喜歡別人告訴她她丈夫跟別的女人外遇,然後拜像妳這種人之賜,整件事又被拿來在全國性的電視裡播出?在我們進去之前,妳還有別的精彩問題要問嗎?沒有嗎?那好,很高興認識妳!大家會有什麼反應?想完這些,她又幻想自己拿把剪刀剪爛那女人的身上的亮片,再用她那雙鞋跟如尖刺般的高跟鞋痛打她一頓。她覺得呼吸困難。


    當然,她並沒有尖叫、嘔吐、大笑,也沒有攻擊任何人。她用力吸一口氣,努力假裝沒有任何人旁觀,平靜地說:「我為我丈夫的成就感到非常驕傲,今晚能來這裡看他表演,我覺得很興奮。祝他好運!」她回捏朱利安的手,不知道自己哪來的這份冷靜,她轉頭看著朱利安,說,「我們走吧!」


    朱利安親吻她,殷勤地讓她挽他手臂,趁著前方沒有任何人時,她、朱利安和里奧走進前門。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昨夜在日落大道》一書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