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銷話題小說《巴斯特的耳朵》作者

北歐黑色小說天后 瑪莉亞.恩尼斯坦 經典力作 

不翻到最後一頁絕對想不到的精彩結局 

殺人其實很簡單,

只要你曾經心碎......

 

殺了他,是否失去的就能尋回、渴望的就能實現……

【內容簡介】

「聽說你們公司專門替人解決各種問題,太好了,我想委託你們幫我殺了我的丈夫。」

 

安娜、瑪麗和費爾迪三個好友成立了一間公司,專門替客戶解決各種疑難雜症。隨著各式各樣的委託案接踵而來,他們的公司也漸漸打出名號。

 

有一天,鄰居艾莉莎登門拜訪,請他們幫忙殺了虐待她四十年的丈夫。雖然她的處境令人同情,不過他們還是拒絕了她的請託,畢竟殺人是不對的。然而幾天後,老太太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她的丈夫過世了。雖然醫院判定為自然死亡,她卻堅稱自己看見長髮的復仇天使用枕頭將丈夫悶死,並且高興地表示會盡快付款。

 

在葬禮上,艾莉莎的好友馬丁不斷向鄰座的安娜敘述他深愛的妻子如何罹患重病,至今昏迷不醒。突然,他握住安娜的手:「我知道你們幫艾莉莎做的事。請問,你們也能幫助我,幫我的妻子安樂死嗎?我願意出兩倍的錢……」

 

究竟是誰打破約定,殺了人,在三人的友情埋下猜疑的種子?

過去隱藏了什麼樣的祕密,讓他們在道德、正義與慾望之間做出不同的選擇?

尋求自由的女人、深愛妻子的男人、渴望親情的孩子,

這些破碎的靈魂最後是否能找回心中失去的那一部分?

 

【內容試讀】

她穿著白色制服站在醫院的長廊上,忽然想起人們常說的一句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與其說人生是一場戲,她倒覺得比較像一場化妝舞會。一個人唯有戴上面具,把自己隱藏起來,才能稱職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然而,不管穿上什麼樣的道具或是服裝,最重要的,還是一個人的思想和語言。

這幾天來,她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她身上又換過哪些裝扮?答案很簡單,當然是那些最不起眼的裝扮。她必須躲在鎂光燈後頭,才能把自己的喜、怒、哀、樂好好隱藏起來,當然,還有她內心最大的恐懼。她害怕自己與上帝之間的對話,她想問祂,敬愛的上帝啊,為什麼祢要引導我來到這裡呢?

葬禮結束後的第二天,他們三人在佛列斯塔碰面,思索著下一步該怎麼走?最後,他們決定向艾莉莎‧卡爾斯登與馬丁‧丹尼爾攤牌,再看看他們倆的反應。在整個討論中,他們刻意避開罪惡感這個問題,也沒有人提及之前得到的那筆錢要如何處理。沒有人願意當那個手裡抓著鬼牌的人,於是他們只能互相安慰彼此:「一切都會沒問題的,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擔心也沒有用。」今天的佛列斯塔咖啡館聞不到美味的麵包香,取而代之的是空洞的藉口與謊言,空氣裡隱約飄著一股貪婪的味道。

不,她無法假裝一切都沒問題,她的心中充滿了眼淚、吶喊與自責。他們之所以會面臨今天的窘境,全都跟前幾個禮拜那件事有關。這是報應嗎?或許吧。馬丁的事正好讓她有機會檢視那困擾她多年的問題。什麼是真愛?她曾經好好愛過一個人嗎?也許,他們倆一直戴著面具,也許他們從未相互坦白過。

那天晚上,原本她打算一個人享受寧靜的夜晚,他卻突然來訪。那時她正打開窗戶,讓風徐徐吹進室內。她順便磨了些新鮮的咖啡粉,一想到待會可以喝一口香氣濃郁的咖啡,她的內心頓時被一股舒暢的感覺填滿,讓她不再感到如此徬徨無助。忽然間,有人敲了敲門。她從窗戶探出頭去,看見了他。在他那依舊健朗的身體裡,隱藏著一個日漸老去的靈魂。那晚他穿著一件有點破舊的上衣,跟她印象中的他似乎有些差異。

她為他開了門,替他送上一盤美味的三明治,又煮了一壺頂級的好咖啡。他向她致上最大的感激,並愉快地享用那些餐點。他告訴她,她做的麵包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她也是一個喜歡烤麵包的女人。接著他切入正題,他的話裡沒有絲毫的罪惡感、羞愧、悲傷或饒恕,只有至死不渝的愛情。她站在黑暗的深淵前,感受不到任何恐懼。她完全可以體會他的心情。但是當他再次提出那個殘忍的要求時,一股陰影蒙上她的心頭。

她很想告訴他,跟伙伴們討論過之後,他們一致認為要完成這項委託有其困難度,因此他們無法接下這件案子。然而另一個念頭在她的腦中盤旋,讓她無法開口告訴他真正的答案。也許是那筆酬勞的緣故?唉,她真是恨死自己了。不,她不能懷有這貪婪的念頭。

「您……您真的決定要委託我們做這件事嗎?」她的聲音微微顫抖著。然而他以堅定的眼神看著她。

「昨天我又去陪她了。我看著她們把她的身體翻過來,而她只能躺在床上任人擺佈。我輕輕握著她的手,如往常一樣跟她聊天說笑話。但她還是沒有任何反應。於是,我靈魂深處的聲音告訴我,是的,我已經做好決定了。要是安娜有意識的話,她一定也會這麼做的。」

如果安娜‧丹尼爾有意識的話,她一定也會這麼做的。可惜安娜‧丹尼爾再也不能說、不能動了。她告訴他,她必須再和同事們好好商量,暫時無法給他任何承諾。她請他留下安娜的病房資訊,也許他們會去醫院探望她,再看看接下來該怎麼做。他欣然地把所有資訊提供給她,交通方式、醫院地址、病房號碼,還有看護人員的班表與姓名。臨走前,他又折了回來,匆匆寫下訪客時間與房間電話,似乎想一股腦地把所有資訊從記憶裡釋放出來,讓自己的大腦得到解放。她牢牢記住了所有資訊。所以她現在才會站在這裡。

為什麼穿護士制服?道理很簡單,她不想以一般訪客的模樣現身,不想留下任何記錄,也不想讓自己在空蕩蕩的樓層裡顯得特別引人注目。她的目標非常明確。去吧,讓自己像一個無聲無息的靈魂。她去了一趟道具服裝店,找到一件白色上衣、一件白色褲子,還有一雙平底鞋。她看起來再平凡不過了。如果有人遠遠看到她,只會把她當成臨時支援的人手,這套服裝絕對可以讓她避開所有好奇的眼光。

她看了一下四周,長方形的走道清楚劃分出正方形的病房,要找到她的房間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冷冰冰的病房大門緊閉,她輕輕推門而入,裡頭一個人都沒有。多虧有他提供的資訊,她知道這段時間所有值班人員都不在。只有現在。她關上門,整個人緊緊靠在牆上。她緊張地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打開雙眼,她清楚地看到她了。

躺在床上的這個人是男還是女呢?她張大眼睛注視著她,是的,她是女的。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她靜靜躺在那,要是不注意看的話,任誰也只能勉強辨認出眼前這個失去意識的病人,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她的身上蓋著一件黃色的棉被,從棉被平整的線條可以想像底下躺著的是瘦骨如柴的身軀、纖細的四肢與扁平的胸部;她的頭斜斜地靠在枕頭上,臉部凹陷,整片頭髮蓋住了額頭,髮絲散亂在兩側的臉頰與枕頭上,遠遠望去,像是個平放在枕頭上的骷髏頭。房間裡瀰漫著濃濃的藥水味。她隱約聞到了一股腐屍的臭味。她摀住鼻子,試著抑止卡在胸口的噁心感。她不禁猜想,也許,躺在她面前的這個軀體早就失去了生命跡象,只剩幾個器官在機器的輔助下勉強地跳動著,不肯讓它的主人早日解脫。

她走到床邊,撫摸老婦人削瘦的臉頰。她躺在床上,脖子上戴著呼吸器,塑膠面罩緊緊罩住她的嘴巴與鼻子,手臂上插滿大大小小的管子。她再次撫摸她的臉頰,她卻像死魚般,嘴唇動也不動一下,一點反應也沒有。她想起馬丁口中的那個安娜,一個活力充沛又聰明果決的好女人。當時的她一定早已預見自己未來的命運,於是勇敢也自私地替自己安排了另一條路。

在來到醫院前,她不斷對自己說,只要看一眼就好,她不會輕舉妄動的,她並不想主導這個人的生命,在生與死的交界,沒有人可以替誰做決定。雖然她預想過可能會看見的景象,也知道自己可能無法克制激動的情緒,但此時眼前的景象讓她明白,一切都是謊言。她帶著疑惑來到此地,現在她終於看到答案。

這樣的生命形式到底有何意義?那痛苦的軀體證實了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沒有人可以告訴她,這個失去生命跡象的身體還可以替自己捍衛些什麼?沒有人可以說服她,這個失去意識的軀殼還可以擁有多少人性的尊嚴?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意志無法反抗脆弱的身體。這個老婦人的身體正在跟自己的意志力展開一場拉鋸戰。旁邊的小桌子上放了幾張相片,那是年輕的安娜,她擁有一頭飄逸的黑色長髮,旁邊站著一個個頭跟她差不多的女孩子,是她的姊妹吧。姊妹?她多麼渴望自己也能有一個可以跟她分享所有事情的姊妹。

她夢想中的姊妹啊!那年她五歲,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也是一個不完美的孩子。她曾努力試著達成他們的期望,但是卻失敗了,她不知道為什麼,她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罷了。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規則要遵守,她無法適應這個世界,更無法滿足大人們對她的期許。其實她的生活過得還算愉快,只是她的心中總有一股悵然,彷彿生命裡缺少什麼東西,這種空缺不是櫥櫃裡的肉桂蝸牛麵包或是後院裡的火柴盒遊戲可以填補的。每當她和父母走在路上,看到有人推著嬰兒車經過時,父母總會露出羨慕的眼神,每當有人提到「分娩」或「懷孕」之類的字眼時,她的父母便會眉頭深鎖。也許她就是在這些不經意的時刻被父母的空虛感染了。

某天她放學回家,忽然發現父母的臉上洋溢著一股愉悅的神情。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母親的笑容也越來越明顯。幾個禮拜後,她的母親終於跟她分享了這個奇蹟:「媽媽懷孕了。不久後,妳將會有個可愛的妹妹了。」

在那一刻,她終於明白心中空虛的感覺來自何處,是來自父母的爭執與彼此的不諒解;她終於可以想像一個完美又快樂的家庭,到時家中將會處處充滿笑聲,爸爸會親密地摟著媽媽,並不斷用手指在她日漸突起的肚子上畫圈圈,媽媽會准許她在房間裡跑來跑去,甚至讓她打扮成芭蕾舞者。歡樂的氣氛漸漸在家中蔓延開來,就像一道和煦的陽光,把所有的陰霾一掃而空。

在預產期的前幾個星期,她被送到鄰居家裡暫時借住。她興奮地到處跑來跑去,直到鄰居太太告訴她:「嘿,小女孩,回家的時候到嘍。家裡多了一個小寶寶,就有更多規定要遵守。妳要學會好好適應,我可無法永遠在妳身邊照顧妳。」她永遠記得鄰居太太的這段話,以及她那特別叮嚀的語氣。她覺得自己在鄰居家待了好久,每天晚上她都會做不同的惡夢,當她終於可以搬回自己的房間時,她覺得爸爸媽媽似乎已經和家中的新成員一起生活好一陣子了。

「妳看,我們的小艾麗絲真是一朵可愛的小花呢。」她看著那個紅通通的小東西,正蜷著身體沉沉地睡在嬰兒床上,她的臉頰皮膚微微透著光澤,讓她不禁想起高掛在夜空中的月亮。她看起來是那麼的小,那麼脆弱,彷彿只要任何人對她輕輕吹一口氣,她就會飄啊飄,飄到遙遠的外太空。以前她總以為小寶寶的哭聲一定會響遍整間屋子,但艾麗絲卻不一樣,當她肚子餓的時候只會發出微弱的嚶嚶聲,像一隻小夜鶯在哭啼,儘管如此,爸爸媽媽總是可以聽見她的聲音。

漸漸地,她發現家中似乎有哪個地方不太對勁,歡樂與溫馨的感覺逐漸消失了,憂傷的面容又重新回到媽媽臉上,爸爸也不再親暱地摟著媽媽。而她呢?沒有人關心她。醫生說艾麗絲一生下來便患有心臟缺陷,注定無法活過嬰兒時期。但奇蹟似的,她活下來了,那強韌的生命力讓所有人又驚又喜。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小心翼翼地看顧她,無時無刻不注意她的一舉一動:她不常蹦蹦跳跳,也不常跑來跑去,進食的次數更是少得可以用手指頭數出來。艾麗絲乖巧、文靜、人見人愛,是大人眼中標準的乖小孩,也是她永遠無法達到的榜樣。

只要艾麗絲身體無恙,她便可以安靜度過一天;但是當艾麗絲受到感染,躺在羽絨被裡時,她馬上會被拿來做比較,媽媽也只有這時才會稍微注意她。她會不斷在她耳邊叨叨絮絮,說艾麗絲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那個善解人意的艾麗絲啊!那個心思細密的艾麗絲啊!艾麗絲,艾麗絲,妳永遠是這麼的純潔無暇。

艾麗絲就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天使,她的完美無人能及。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比不上她的千分之一。她看著鏡中的自己,鏡中的那個女孩有太多的缺點,然後她見到了艾麗絲的倒影,比她更乖巧、更甜美、更安靜。她是她一輩子的對比。於是她試著逃得遠遠的,僅與這個家維繫著最基本的關係。她想辦法過著不同的生活,呼吸不同的空氣,卻只能聞到自己的罪惡感與家人的歡笑聲。有一天,恐怖的預言終於成真了。艾麗絲沒有被死神帶走,而是逃離了這個家,逃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讓這個家從此支離破碎。然而她卻必須為此負起責任,艾麗絲的離去這成了她一輩子都無法逃離的夢魘。

她彎下腰看著安娜‧丹尼爾,她拉起她的手,仔細打量她。她神色憔悴,嘴唇蒼白,手指的皮膚跟羊皮紙一樣皺。她心想,此時自己正要做的事似乎有點矛盾。埃及豔后的梳子,這個源自古埃及的神祕愛情故事,沒想到她現在卻要親手殺死這個跟一具木乃伊沒有兩樣的老婦人。忽然間,她聽到走廊上傳來一陣腳步聲,是她的幻覺嗎?她體內的腎上腺素不斷分泌,讓她脈搏加快、心跳加速。她看著那台呼吸器,上頭大大小小的按鈕讓她不知從何下手,終於,她看到了那顆最大、最顯眼的按鈕,主宰著眼前這個人生死的生命之鈕。她伸出手,遲疑了一會,然後用力按了下去。機器的轉動聲瞬間停止,呼吸管另一端的生命也將永遠消逝。醫院人員只要在表格上輕輕一劃,這間昂貴的病房將留給下個病患使用。

她看著呼吸器裡的空氣慢慢溢出,想像著她那被插滿管子的肺仍吃力地進行著最後幾秒鐘的氣體交換。突然,床上的人抽動了一下,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斗大的汗珠從額頭冒出來,眼皮也不斷地跳動著,這是迴光返照,還是生命跡象嗎?此刻她才意識到自己做了甚麼事,她驚慌地再次按下按鈕,試著挽回剛才發生的一切。她看著床上的老婦人,她的胸口正上下微微起伏。走廊上的腳步聲越來越靠近,她必須趕緊離開了。有那麼一瞬間,她站在懸崖邊緣正準備往下跳,幸虧她及時縮回腳步。但,還來得及嗎?

她的雙腳不停顫抖。她努力穩住腳步,慢慢朝安全門的方向走過去,走了幾步便倚著牆休息一會兒,再繼續走。她不斷說服自己,今晚來到這裡只是一趟例行拜訪,她甚麼都沒做。幾個人從走廊的另一端轉進她剛才走出來的地方,也許他們正要去看看安娜發生了甚麼事。只要他們可以即時抵達病房,替安娜急救,也許可以把她從鬼門關搶救回來。不,她什麼都沒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安娜.丹尼爾正好端端地躺在床上,就跟平常一樣。

她失神的穿過迴轉門,腦子不斷浮現剛才的畫面。感謝上帝,讓她可以安全逃離那個病房,讓她沒有一失手而鑄成大錯。她只是個愛玩火的小女孩,不小心點起一根火柴,燙傷了自己的手,而傷口終究會慢慢復原。醫護人員一定會及時趕到,幫助那僅存一口氣的安娜。這件事只是整個宇宙裡的一個小插曲,很快就會被大氣層淹沒、吞噬。現在她只想逃離這個城市,她想要擁有心靈的自由,在失去那麼多東西後,那是她僅有的了。

她步入電梯,按下一樓的按鈕。當電梯門開啟,她猛地撞上了一個穿著白衣服的男人。「唉呀!」那個男人被她嚇了一跳,但是當他看清楚她的臉時,不禁露出欣喜的神色。她快步離開。一陣和徐的晚風吹過,她深深吸了一口氣。但是當她想起在病房裡發生的事情,那股噁心的腐屍味彷彿尾隨在身後,飄散在寧靜的夜空中,於是她忍不住在人行道上吐了起來。剛剛,她正試圖謀殺一個素未相識的老婦人,卻冷不防地在離開醫院時跟某個人撞了個正著。萬一馬丁的妻子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個男人就成了唯一可以指證她的人了。

一想到這,她便明白,自己這輩子都無法擁有心靈的自由了。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米雅
  • 很棒的黑色小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