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幾天,學校生活幾乎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尷尬:有塔馬米的政府課令羅芮兒快瘋了,而有他的演講課則讓大衛快失去控制。如果雀兒喜不是那麼高興戴爾.諾特高中出現第二個精靈的話,顯然仍有巨魔在新月市四處出沒的事實,或許會帶給她更多不安。儘管塔馬米始終在她身邊打轉,但他大多不理會羅芮兒和她的朋友。羅芮兒還滿高興他偶爾對她眨眨眼或跟她交換一個祕密微笑,即使那會讓她想起可能潛伏在每個角落的危險。

但隨著作業、考試和研究報告接踵而至,羅芮兒發現自己漸漸習慣學校的常規生活——無論身邊是否隱藏著巨魔,或是有沒有塔馬米的存在。她由經驗得知,生活在無止境的恐懼中會讓人多麼精疲力竭,她不想只是忍耐著度過她的高中生活。她想好好把握每一天。雖然羅芮兒痛恨承認這點,但她的生活中並沒有很多空間可以留給塔馬米。

她不確定該為此感到難過還是內疚,或是惱怒。不論她生活中是否有屬於塔馬米的位置,羅芮兒知道,塔馬米生命中保留了一個珍貴的小空間,除了羅芮兒以外,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占據。他為了保護她而活,從未讓她失望過。或許他讓她惱火、沮喪、傷心、甚至氣壞了,但從未讓她失望過。

有時她會想,當她不在身邊時他都做些什麼。特別是下午時分、她與大衛在沙發上相依偎之際,但她想或許不知道會比較好。她和大衛並沒有討論過這些,當然,她已告訴過他是什麼狀況,而兩人也很早就達成默契:有關塔馬米的事,沉默是金。

現在,她幾乎時時刻刻都感到那股頸後搔癢,一直被監視著的感覺。羅芮兒試著不要老想著有多少次是真的,又有多少次是自己想像出來的,但她常常希望是真的,特別是有看似可疑的車輛駛過她家時。

或門鈴意外響起時。

「別理它,」當羅芮兒凌亂潦草的筆記從她膝上滑落時,大衛從他條理分明的整齊筆記上抬起頭說。「或許只是個推銷員。」

「不行,」羅芮兒說。「媽在等一個eBay寄來的包裹。我得簽收一下。」

「快點回來。」大衛微笑著說。

羅芮兒打開門時依然帶著微笑。但當她看到那熟悉臉孔的一瞬間,笑容消失無蹤;她試著重新堆起一個微笑來掩飾。「卡莉亞。嗨!我——

「對不起,沒打聲招呼就過來了,」卡莉亞露出不自然到可媲美蒙娜麗莎的微笑。她一如往常地全身黑色勁裝、太陽眼鏡遮住眼睛。「我希望能請妳幫個忙。」

這句出自卡莉亞口中的話似乎直接得奇怪。羅芮兒的思緒回到塔馬米上週說的、關於暴風雨前寧靜的那些話。她希望自己不會目睹風暴滾滾而來。「什麼忙?」她問道,慶幸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穩、有力。「我們能在這兒談一下嗎?」卡莉亞朝前陽台點點頭。

羅芮兒猶豫地跟上。雖然她知道在如此接近她家的地方,哨兵會追踪她們的一舉一動。卡莉亞向一個正默默站在離她們最遠一張籐椅旁的女孩伸出手。「羅芮兒,我希望妳認識一下有紀。」

羅芮兒在開學那天見過這女孩和塔馬米在一起,是那個日本交換學生。她穿著一件卡其色帆布裙和飾有紅色花朵的薄上衣;她比羅芮兒稍微高一些,但站立的姿勢讓她看起來非常嬌小——雙臂交疊、肩膀下垂、下巴抵在胸前。羅芮兒很熟悉這個姿勢;這就像她希望自己消失時一樣。

「有紀?」卡莉亞提醒。有紀揚起下巴,抬起她長長的睫毛,將目光落在羅芮兒身上。

羅芮兒驚訝地眨了眨眼。這女孩有著一雙優雅的杏眼,但卻是驚人的淺綠色,看起來與她烏黑的頭髮和深色皮膚很不搭調。雖然非常漂亮,卻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組合。

「嗨。」帶著尷尬的感覺,羅芮兒伸出手。有紀柔弱無力地握住她的手;羅芮兒迅速放了開來。整個過程讓她摸不著頭腦。「妳是我們新來的外國交換學生,對不對?」羅芮兒開口,瞟了卡莉亞一眼。

卡莉亞清了清喉嚨。「不完全是。嗯,她來自日本,但我們或許在一些文件上動了手腳,讓她能進入你們學校就讀。說她是外國交換學生是最容易的方式。」

羅芮兒無言地張大著嘴。

「我們能不能坐下來?」卡莉亞問道。

羅芮兒麻木地點點頭。

「妳也許還記得,去年秋天我說過,或許有可能需要妳幫助,」卡莉亞開口,向後靠在籐椅上。「我原本希望不必,但事與願違。有紀是……一個我們組織有興趣的人。不是敵人,」她很快加上一句,打斷羅芮兒的問題。她轉身面向有紀,撫摸著她的長髮,將它從她臉上往後撥。「她需要保護。當她還是個嬰兒時,我們從巨魔手中救了她,將她安置在日本的一個寄養家庭裡,盡可能遠離任何我們掌握中已知的巨魔黨羽。」卡莉亞嘆了口氣。「不幸的是,沒什麼是萬無一失的。去年秋天,有紀的寄養家庭——呃,養父母——被試圖獵捕她的巨魔殺害了。我們差一點連她都救不了。」

羅芮兒看了看有紀,她正平靜地回望著,彷彿卡莉亞剛剛說的不是關於她父母的謀殺。

「再一次地,他們把她送來我這裡。她一直跟我們一起旅行,但她確實應該上學。」卡莉亞摘下太陽眼鏡一會兒,時間剛好夠她抹去眼裡的疲倦。戶外甚至沒有陽光——但是,當然,卡莉亞即便在晚上也戴著這愚蠢的東西,所以羅芮兒並不感到驚訝。「此外,去年我們成功地清除了這一帶的巨魔。無論如何,我不想讓她再次置身險境,我當然不希望任何新的巨魔發現她。因此,我們將她送到這裡的學校。」

「我不明白。為什麼是這裡?妳需要我做什麼?」羅芮兒認為沒理由去掩飾她的懷疑。她已見過卡莉亞的營地——說到巨魔,她想不出有任何人比卡莉亞還不需要幫助。

「希望不會帶給妳太多麻煩。但我的處境確實很困難。我不能一面冒險將她帶在身邊,一面進行獵捕行動。如果將她送到太遠的地方,她很容易就受到我所不知的巨魔攻擊;如果送得不夠遠,任何逃過我們耳目的巨魔就能追捕到她。去年妳獨力對付了五個巨魔,耶利米.巴恩斯又是特別棘手的一個;考慮到這點,我想妳能處理任何……可能出現在城裡的麻煩惡徒。所以我想,妳是個可以幫我留意她的適當人選。可以嗎?」卡莉亞說,幾乎像是後來想到才補上這一句。

內情必定沒有卡莉亞說的這麼單純,但羅芮兒無法想像會是什麼。有紀是來這裡監視她的嗎?或羅芮兒是受到塔馬米猜疑的影響而變得多疑起來?卡莉亞曾救過羅芮兒——兩次!儘管如此,她還是不願相信卡莉亞是個無關痛癢的角色。無論這女人的話有多合裡,不管她的故事聽起來有多可信,從她口中說出來的每個字眼都讓人感覺不太對勁。

卡莉亞現在是故弄玄虛嗎?也許是因為羅芮兒第一次看見卡莉亞在白天出現,也許是因為她膽敢在她的精靈護衛前現身,或甚至只因為她更成熟、更有自信了。但不管什麼原因,羅芮兒決定她猜夠了。「卡莉亞,妳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妳來這裡的真正目的?」

這句話奇怪的讓有紀輕笑起來,即使只有一絲絲笑容。卡莉亞的表情瞬間僵住了,然後也笑了起來。「我就喜歡妳這點,羅芮兒——妳還是不相信我,在我為妳所做的一切之後。而妳為什麼要相信我?妳對我一無所知。妳的謹慎值得稱讚。但我現在需要妳的信任,至少足以幫我的忙,所以我就直話直說吧。」她看了看有紀,女孩正低頭盯著自己的腿。卡莉亞俯身向前,壓低了聲音。「我們認為巨魔追捕有紀,是因為她不完全是……人類。」

羅芮兒瞪大了眼睛。

「我們將她歸類為樹精,」卡莉亞繼續。「這似乎很吻合。但她是我們唯一見過的標本。我們僅能肯定的是,她不是動物;她有植物細胞。她似乎從土壤和陽光等外部來源汲取營養;她沒有表現出任何超自然能力,像那些我們從巨魔身上看到的力量或說服力,但她的新陳代謝有點不可思議,所以……反正就是這樣。我真的需要妳照看她。可能要好幾個月,我才有辦法安排一個永久的藏身處。我的希望是,到目前為止我將她隱藏得很好,但如果不成,妳可以當我的後援計畫。」

羅芮兒不到一秒鐘就已經理解。她轉向有紀,有紀終於抬起頭看她。淺綠色的眼睛。彷彿鏡中羅芮兒自己的眼睛。亞倫的眼睛。卡佳的眼睛。還有,最近塔馬米的眼睛。

        那是精靈的眼睛。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花翼的召喚3》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