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萊恩!」朱利安說。布魯克聽到他記得喊他的名字,鬆了一大口氣。「我們倆都很高興能來到這裡。」
    「說說看,朱利安。你的第一張專輯發行還不滿八週,就已經是白金唱片了,」——他停下來,瞄了一眼掌心裡的小紙條——「全世界總共銷售四百萬張,今晚又應邀在葛萊美頒獎典禮上表演,說說看,心裡有什麼感覺?」
    他把麥克風送到朱利安嘴邊,面帶笑容。布魯克從沒見過朱利安表現得這麼酷,他也笑了笑,說:「嗯,萊恩,我得說,整個過程簡直是超神奇。我完全沒想到專輯會得到這麼大的迴響,再加上今晚的表演。我覺得太榮幸了,真是超乎尋常的榮耀。」
    西克雷斯特顯然對這番話很滿意,他又對他們笑一笑,殷勤地點點頭。「你的歌曲多半描寫情愛,就連〈消逝的愛〉也是。那首歌乍聽之下像是在悼念死去的哥哥,但其實也是在描寫情愛的救贖力量。你的靈感從哪裡來?」
「你們倆記住:你們要手牽手、面帶笑容、放輕鬆,表現出你們很幸福、很相愛,一點都不擔心那個妄想成名、微不足道的騷貨,根本就沒把她放在心上--準備好了嗎?」朱利安的經紀人里奧坐在加長型禮車裡距離他們三英尺的後座上,對著他們吼叫。
    「準備好了。」朱利安喃喃道。
    「興不興奮啊?你們倆感覺到了嗎?」里奧瞥向窗外,看看那個拿著記事板、掌控大家抵達時間的女人是不是已經在示意他們下車。朱利安走上紅地毯的時間排在四點二十五分整,根據布魯克的手機,只剩不到恐怖的一分鐘。
    我到底應該「感覺」到什麼?布魯克很想問,感覺一塌糊塗嗎?像要自動去送死嗎?如果我知道怎麼做對我自己比較好,我一定會馬上轉身走開,可是我太害怕衝突,沒勇氣惹出那樣的風波,所以我只得默默地走向劊子手?所以,沒錯,你這混蛋,我「感覺」到了!

 

「我不想騙你們,兩位,那些人肯定會像洪水猛獸一樣,」里奧舉起雙手,手掌向外。「我先跟你們說,好讓你們有個心理準備:不必理他們,保持微笑,享受每一分每一秒。你們一定會很棒的!」他的電話響起,他凝視螢幕半秒鐘,然後打開車門的鎖,轉向車裡這對夫妻。 

    「時間到了!上場吧!」里奧邊叫邊推開禮車的門,布魯克還沒搞清楚狀況,眼睛就被閃光燈閃得什麼都看不見。強光雖然刺得人眼睛很痛,然而相較於那些人接二連三的問題,那根本不算什麼。

    「朱利安!第一次出席葛萊美頒獎典禮心情如何?」

    「布魯克!妳對最新一期《昨夜》雜誌刊出的照片有沒有什麼看法?」

    「朱利安!看這邊!這裡!你在搞外遇嗎?」

    「布魯克!轉過來!這裡,這台相機!妳穿哪個設計師的衣服?」

    「布魯克!如果妳可以跟瑪蒙堡酒店那個賤女人說句話,妳要說什麼?」

    「朱利安!看左手邊!對,就是這樣!你們會離婚嗎?」

    「朱利安!一年前你還默默無聞,如今卻走在紅毯上,感覺會不會很不真實?」

    「布魯克!妳會不會認為這是妳的錯,因為妳跟好萊塢格格不入?」

    「妳有什麼話想對所有正在看電視的年輕女生說嗎?」

    「朱利安!你會不會希望你太太更常陪你出門?」

    感覺像是凌晨三點體育場的照明燈在你臥室裡大放光明:她的眼睛沒辦法適應,愈是想調適,就愈覺難受。

    布魯克趕緊轉頭看向後方沒有照相機的地方,正巧瞥見妮可.基嫚和齊斯.艾本爬出一台加長的黑色Escalade真正的名人就在那裡,你們為什麼一直找我們說話?她很想大叫。等她把頭轉回來,眼睛終於能夠面對那一束束強光,也才看清楚眼前看似沒有盡頭的紅色海洋。前方走在紅地毯上的人顯得很悠閒,甚至很放鬆。他們三三兩兩站著,隨性地跟記者或彼此談天,非常專業地在鏡頭前擺姿勢,每次轉身都露出百萬伏特的超級專業笑容。她有沒有可能像他們一樣?她也能做得到嗎?更重要的是,他們有機會活著走到下一段紅地毯嗎?

    接著他們開始移動。她把一隻穿著綁帶涼鞋的腳筆直踩在另一隻正前方,下巴抬得高高的,雙頰八成也紅通通的,朱利安擁著她穿過人群。他們走到距離入口的中途時,里奧兩隻熱乎乎、濕答答的手就分別搭在他們肩上,頭擠進在他們倆中間,說:「『E!娛樂新聞』在你們右前方,如果他們過來訪問你們,停下來跟他們聊聊!」

    布魯克望向右邊,看到一個個子不高的金髮男子的後腦勺。那人手拿麥風克對著三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小男生,小男生看起來都不到十五歲。她絞盡腦汁思索他們的名字,等她終於想起他們是強納斯兄弟時,突然覺得自己好老,好老。

「朱利安.歐特?我們能跟你聊一聊嗎?」那個個子不高的金髮男子終於跟強納斯兄弟道再見,轉向布魯克和朱利安。是選秀節目《美國偶像》的名主持人萊恩‧西克雷斯特!跟他出現在電視上時一模一樣的古銅膚色,他的笑容溫暖又宜人,布魯克很想吻他。

    「嘿,」朱利安說,他也馬上認出對方是誰。「我們很樂意跟你聊聊!」

    西克雷斯特指指他身後的攝影機,然後站在布魯克和朱利安左側。他點點頭,攝影師打開強力燈光,他們立刻感受到一股令人驚訝的高溫。接著他拿起麥克風看著攝影機說話。

    「現在在我身邊的是朱利安.歐特和他美麗的妻子布魯克。」他轉向他們,沒拿麥克風那隻手大方地揮著。「謝謝你們倆撥空跟大家打招呼,我不得不說,你們倆今晚都打扮得很迷人。」

    他們倆同時反射性地假笑。布魯克想到此時此刻全國——或許全世界——有幾百萬人在看著轉播,忽然一陣驚慌。


未完,請看連載(二)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