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只是不以為意的讀著另一個「寬恕」的故事,被害者家屬原諒了兇手,並且持續到兇手伏法為止,只是這種原諒太震撼,對於某些心懷怨恨的家屬來說,不僅無法接受,更是另一種莫名的傷害,所以一路上當然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不過,有許多的類似故事都是這樣啊,因此它還是另一個「寬恕」的故事罷了。

        一直到兇手死刑定讞,一直到當年的真相浮出,我才發現,天啊,這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不只是寬恕,不只是原諒,它有太多太多的元素在其中,是那麼的深刻,那麼的糾結,「愛」該要怎麼去表達,如何去面對才是正確?從兇案發生到死刑確定這十九年,足以讓我們好好的學到許多,愛、仇恨、悲傷、憤怒、傷害、背叛、正義……,這種種的糾纏,註定了這個故事讓我不忍放手,原以為是傷害背叛的人卻在真相揭露的瞬間換了角色,但是同樣的,這樣的結果是否就是標準?誰對誰錯,又有誰能做出最公正的判決。

 

        復警長奈特帶著全家搬到新城鎮尋找新生活,不久之後兒子薛普卻因為歹徒闖入而意外身亡,頓時全家陷入傷痛之中,而母親艾琳決定,自己的未來就是為了親眼見到兇手死亡而活著。從此這失去親人的一家人過著完全走樣的生活,艾琳與奈特兩人掩飾著自己的創痛,根本上卻靠著女兒,薛普的妹妹布麗絲在照顧著、維繫著一個家,一直到有一天艾琳醉生夢死的狀況被布麗絲當場戳破,艾琳決定重新振作,布麗絲也決定離開,去開創自己的人生,而不再被薛普死亡的陰影所困住。

 

        隨著時間的流逝,艾琳決定要向前走,不再牽絆於這件事,沒有告知家人的情況下,她開始與兇手通信,一封接一封,她原諒了兇手,找回了自己,一直到死刑執行的命令確定,艾琳決定試著挽救兇手的一條命,她已經原諒他了,他的死無法挽回薛普的生命,又何須一死。但是周遭的親人能否接受這樣的決定,他們從不知道艾琳背著他們與殺害親人的兇手聯繫,甚至原諒了兇手,這樣的轉變讓他們情何以堪。

         這個故事帶給我最大的震撼是,父母該要如何去面對成長中的子女,艾琳或是奈特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又該如何去論對錯?奈特獨自掩埋心底秘密那種痛苦與寂寞,一藏就是十九年,若非艾琳的轉變,或許這樣的秘密就得一輩子由他獨自看守,就為了他認為這樣是為薛普好,事實果真如此?而奈特寧願獨守秘密的另一個原因,恐怕是艾琳,一位心目中永遠認為子女是最完美的母親,拒絕接受子女也是一般人,也會有缺憾的事實,因此,從一開始就錯了,這個錯誤造成了一時的遺憾,也幾乎造成了一輩子的遺憾。         每個小孩都會長大,每個父母都有愛小孩方式,但是之間是否有差距,父母是否無形中要求甚至強迫子女隨著自己的意志成長,不應該是要學習去拿捏的課程,而是需要精準不容有錯的選擇,如果坦白、寬恕、包容、以愛去接受一切是這一家人一開始就懂得的,或許就不需要付出這樣沈重的代價來經歷這一切才能學到這些。         哭泣的樹,陪著艾琳一家人度過這傷痛的漫長路,也讓我們懂得更多愛與寬恕,生命的省思。 引用自 http://johnptc.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_1671.html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