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相信雅各從來沒有殺過人……即使唯一的指紋是他、曾被死者霸凌的也是他、

    表現冷血缺乏同理心能力的是他、可能活埋過狗的也是他…… 』

 

捍衛雅各

  

14位《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齊聲推薦,

今年一定要看的小說

 一出版立刻攻占亞馬遜網路書店、

《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三大排行榜

數萬網友齊聲推薦,熱烈討論令人震撼的結局 

別以為你翻到最後一頁就可以知道真相 

闔上書之後,審判才開始……

  

 

雅各真的有殺人嗎?!

 

張慈芸 學生/高雄

  自始至終我都認為雅各沒有殺人。沒有任何跡象或證據可以確認他的殺人行為,就算班傑明曾經霸凌雅各也不能證明雅各就是兇手,而荷普的死雖然讓人深感意外,卻也沒有足夠的理由證明雅各殺了人。證據的顯示便是如此,就算所有的方向都指往雅各,那麼也不足以判定雅各就是個殺人犯。況且是在經歷了這麼多折磨神經的事件之後,人們往往會往最壞的方向去思考,從文中就能漸漸發現蘿莉開始相信雅各殺人的事實,他抹不掉雅各可能因為某種因素殺人的想法,趨向以一名殺人犯的母親作為出發點,但這是錯的,就像安迪所說的,雅各沒有殺人,既然沒有殺人那麼為什麼需要接受心理醫生的建議?為什麼要去檢查那根本不足以證明人類所有複雜行為的基因?所有的分歧點慢慢地往最糟最悲慘的方向而行,因為相互扶持的人們開始懂得懷疑了。

  

Mio 待業中/板橋

  雅各殺人了!

  原因?因為雅各不是一位有名的學生偵探。學生偵探身邊才會常常發生命案,而雅各什麼都不是,身邊卻接連發生了命案,且受害者都與他的關係匪淺。所以他是兇手。

  什麼?他只是單純的很倒楣!如果是這樣,那麼他是非常倒楣,倒楣到家了。是這樣嗎?怎麼可能是這樣。我認為他不僅僅不是倒楣,還是個聰明絕頂的智慧型變態犯罪者。他刻意的和犯罪沾上邊,卻又不讓它黏在身上。他有一把可能符合兇器的兇刀(但這把刀卻被他昏了頭的老爸處理掉);他上變態的「切割室」網站,寫了一篇變態的命案文章,自鳴得意給好友看;他的手上染血,有各種的時機可以處理掉,卻讓他的好友看到了。是他的好友背叛他指證他嗎?不,這一切都是他設計好的,他希望他的好友去指證。他犯罪,卻不甘心不被注意,犯罪殺人是他展現自我的行為,而能從中脫罪,是他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挑戰。他認為他很聰明,這可是他自己說的。

  李奧納‧帕茲的自殺又是怎麼回事?這個問題再簡單也不過了,不是嗎?八個字就可以說明一切「殺人滅口、栽贓嫁禍」。更有趣的是,做這事的原因不是為了幫雅各脫罪。那個殺人魔祖父早就看穿了雅各的把戲-雅各利用了帕茲殺了人,兩個人是共謀殺人。而他為了向未謀面的孫子炫耀自己的「能力」,同時向他那「軟弱的」兒子表示不屑,所以找人殺了帕茲。

  你以為雅各因為這方式脫罪心裡就滿足了嗎?不,這反而讓雅各的心中更是不悅。就像是自己快拿到手的獎盃,卻被人捷足先登早一步拿走。我想這也是那女孩會死的原因之一吧!祖父奪走了雅各的滿足感,於是他要再試一次。……繼續閱讀)

  

吳緯婷 文字工作者/台北

  「雅各是否是殺人犯?」這個問題從第一秒鐘,就注定是個錯誤。因為使你問出這問句的動機,就是錯的。好吧,如果你真要個答案,那雅各絕對不可能殺過人。不論是一個,還是兩個。

  即使唯一的指紋是他、曾被死者霸凌的也是他、有一把吻合兇刀特徵的是他、有反應性童年依戀障礙的是他、過度警戒容易暴怒的是他、表現冷血缺乏同理心能力的是他、可能活埋過狗的是他、寫出虐待血腥小說又狀似沾沾自喜炫耀的是他、小時候周遭孩子常受傷的是他、獲撤銷起訴又涉及少女失蹤後身亡案件的是他,阿還有少女失蹤當天泳衣有紅色汙漬的也剛好是他,無論如何,他優秀的檢察官爸爸永遠相信他。不為什麼,只因為他是雅各的爸爸。而我也相信雅各從來沒有殺過人,不需要有怎樣的理由,單從身為一個由雅各爸爸眼睛看整個經過的讀者,就夠了。

  如果這是你要求的回答,如果所有問題都要被「有罪∕無罪」二元區分才能交代的話,那雅各絕對沒殺過人。不過,我還是覺得,當問出這個問題的那一秒鐘,似乎就注定是個錯誤呢。……繼續閱讀)

 

藝溱 室內設計師/嘉義

  如果作者沒有攪局在故事末了又來一段「女孩失蹤案」,我可以很篤定的告訴你,雅各沒有殺害他的同學班傑明,其一動機不明,單憑他在學校曾遭受死者言語上的訕笑,心理上的霸凌,太牽強;再者以一篇網路流傳描寫案發細節的文章,和好友在臉書留言上的指控,太薄弱了。其二罪證不足,除了被害人衣服的一枚指紋,找不到其他物證人證,兇器下落不明,以死者愛招搖的姿態,塊頭不小又比較強壯,他不可能乖乖站定,讓雅各在他胸口捅三刀而不反擊,現場沒有任何打鬥掙扎的痕跡於常理不合。……繼續閱讀)

 

白賁 劇場文字工作者/台北  

  我認為有。

  當班傑明被殺害的時候,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雅各殺人,任何人在法律之前都是無辜的,從小說當中看起來,雅各是個叛逆、安靜、不甚說話的青少年,正值青春期,所以叛逆的情況可以理解。

  當荷普也因為意外而身亡時,就不得不讓人感到「詭異」,同樣沒有直接證據;但是,「人命關天」,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而當中唯一的關連性,就是雅各,就算還是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雅各殺人,不過,那也只是法律上的「認證」。……繼續閱讀)

 

蒼野之鷹 上班族/彰化 

  雅各可能是有殺人,但具體證據並不明顯,因為書中少年謀殺案舖陳了近一年的調查線索,從被害人的生平歷史到人際關係層層解析,到確認為真正的懸疑犯範圍不斷地縮小,最後鎖定和被害人同間學校且曾遭到被害人不止一次的欺淩的雅各,而雅各對於生命的輕視和近以冷血的行為都讓人感到些微的恐懼,彷彿在這個沈默的十四歲的叛逆靈魂中潛藏中一個名為嗜血的因子,再加上來自雅各父親那邊可能存在的殺人基因和他私自擁有的一把足以殺人的刀都加深這個少年涉案,但要真的去判斷一個人是否真的犯罪,只憑口語之詞未免太過輕率,再加上所有的人證、物證被一個看不見合法地掩蓋著,那就是雅各的父親,他口中說著相信自己的兒子,可是手邊做的工作卻是消滅可能是謀殺案的證據,這前後的不一致和雅各朋友們對他的性格評斷都讓人不得不認為他可能是有罪的。……繼續閱讀)

 

貓小六 服務業/新店

  我認為雅各是殺了人。從同學-班傑明·里夫金到萍水相逢的荷普,難道真的就是所謂的無巧不成書,他有著所謂的致命吸引力,因為「可怕的巧合」,命案全都給他碰上了,雖然證據都無法將他入罪。在旁人看來,雅各是因為班傑明·里夫金的霸凌,好比基督山復仇記的愛德蒙·唐泰斯,產生了殺人的動機;而網路上的小說情節,詳細刻畫了這一切,某種程度不就是犯罪的自白。這讓我聯想到日本電影「告白」裡女教師冷靜地對著學生們描繪她的復仇計劃。另外旅程中所邂逅的女孩荷普,是因為拆穿了雅各刻意隱瞞的假身份,或是觸動了他內心的邪惡基因,而導致了殺機。心理醫師渥爾古針對雅各的解讀報告內容:行為明顯表現出兩種異常:即自戀型人格異常與反應性童年依賴症,也有一點反社會人格傾向。在審判期間的某夜晚,雅各父母所聽到的異常聲響,就所描述的情節,似乎暗喻著有人在虐殺生物,而那個人就是雅各。而他嚐到了甜頭,只要沒證據,只要不承認罪行,就什麼事都沒了。

 

十六夜 補習班導師/雲林

  我認為雅各沒有殺人。

  書中確實指出了種種對雅各不利的證詞與跡象,但卻沒有能肯定且證明的證據存在。雖然對被眾人懷疑且站上法庭被告位置的雅各反應來表示,那也是顯得只想快點把事情解決、或是逃離的想法,畢竟他只是個孩子。再加上雅各的反應雖然不大,對周遭朋友也是不在乎的樣子、甚至被霸凌,我不認為這樣就會構成他殺人的原因或是理由。

  當看到文章後半段時,仍然認為雅各沒有殺人,被診斷出自戀型人格異常、反應性童年依賴症、與反社會人格傾向,在臉書上發佈訊息與寫下文章,雅各這樣的做法或許也沒有多加思考便如此反應,殺人這樣的行為或許是純粹的衝動,但後續的處理與反應都需要深思熟慮,我並不認為雅各能夠冷靜的去面對並思考這些事情,所以我認為他沒有殺人。

 

鄭晴芬 台灣文獻館研究助理/南投

  雅各應該有殺人,但我覺得他是在無意識之下殺的人,感覺像是人格分裂者,身體裡面另一個他做出的事情,導致他在平常時都沒有暴力的跡象(不然就是他「演」得太好了),不過也有可能是他個性真的比較自我為中心,導致對別人的不幸都沒有特殊的情感表現,換句話說就是比較「冷血」,所以殺人可能對他而言就像切蔬菜一樣,他並沒有特別的道德認知,跟心理醫生診斷他心志是維持在七歲的年紀大致相同,「道德」也是要後天學習來的,對於我行我素的幼童心態,的確只能依賴教導導正,雖然雅各已經十四歲了,但他心志的落後,可能導致他作出傷害的事實而不自知有錯。

  從作者想要引導的事實來看,凡與雅各接觸者都會發生不幸的意外,這當然有可能是偶然,但機率甚小,社會上也發生過一個月內同個人在同個路段分兩次撞死不同人的意外,但跟被雷打到兩次,或中頭彩兩次的機率一樣,都微乎其微。因為本書是從父親的角度來看,父親百分之兩百的相信自己的孩子,但這個父親實際上並不了解雅各的內心想法,只靠別人的說法或是翻雅各的東西,事實上真的有可能相處十四年而不懂自己孩子到底是怎樣的人。對於雅各的部份讀者認知有限,也只能依賴現有證據判斷,那些在案發後雅各身上莫名出現的汙漬(血跡),他父親巴博丟掉的證物小刀,都讓雅各殺人的可能大大提高了,所以我認為他有殺人。

 

 

延伸閱讀

《捍衛雅各》網路聽證會

同場加映

《捍衛雅各》──殺人基因篇

《捍衛雅各》──父母篇

《捍衛雅各》──有感而發篇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