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特務天使2  
不過是萬聖節一場愚蠢的招靈會,
卻喚來了莫名迷戀她的惡魔——
被撒旦指名綁架的天使,將得到地獄怎樣的特別服務?

  
在群魔亂舞的萬聖節,身為正港天使的貝瑟妮卻因為「同儕壓力」,加入了遊走危險邊緣的「招靈會」;看似刺激的遊戲,意外召喚出眾人前不久才死去的密友泰拉——而泰拉現身卻只為了警告眾人、阻止她們召喚出更可怕的東西!
明知有某種邪惡的力量藉由招靈會闖進人界,心神不寧的貝瑟妮還是被惡魔巧妙的詭計所騙,坐上了直接駛進地獄的摩托車——被加百列狠狠打入地獄的惡魔傑克,對天使貝瑟妮的迷戀顯然有點兒……失控了。
隨著撒旦現身,這起綁架案似乎還另有隱情;另一方面,天堂也派出另一名大天使——米迦勒——來協助加百列等人找尋地獄的入口。當真愛的力量被地獄惡勢力所禁錮,並受到撒旦的挑戰,在「愛」毫無價值的地獄,純潔天使能用什麼方法救自己一命?

【作者簡介】
亞麗珊卓‧艾多涅圖(Alexandra Adornetto)
目前十八歲的亞麗珊卓在十四歲時便在澳洲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書《影賊》(The Shadow Thief)。身為兩名英文教師的女兒,她承認自己是購書狂,塞滿了家中所有書架,現今她的書就像是「疊疊樂」般堆在房間地板上。現居澳洲墨爾本的亞麗珊卓,《天使出任務》是她首次進軍美國的作品。

【精彩內容】

一上樓就聞到陳年的霉味。濕氣造成條紋狀的乳白色壁紙片片剝落。儘管樓下派對的聲響始終不絕於耳,彷彿會經歷什麼奇特境遇的預感,依然造就了二樓詭譎的氛圍,令女孩們充滿期待。
「這環境真是再適合不過了。」海莉說。
「我敢說這地方早就鬧鬼了。」莎凡娜跟著說,激動得臉都紅了。
現況突然顯示出我的多慮。有沒有可能是我反應過度?為什麼我老是做最壞的打算,讓自己保守的性格惹身旁的人不開心呢?我暗中斥責自己動不動就做出最糟的結論——這些愛玩的女孩能聯繫上另一個世界的機率有多大?現知和靈界的溝通需要受過訓練的靈媒引導;迷失的靈魂通常不喜歡被傳喚出來、娛樂青少年。沒得到預期的結果,這些女孩自然會覺得無趣。
我隨著茉莉和其他人進入曾經是客房的地方。厚厚一層塵垢讓房內的長窗不再透明。一無長物的房裡只見直立靠在窗邊的床架,曾是白色的鐵架歪斜,隨著時間化作黯淡的米黃色。此外,點綴著粉紅薔薇花蕾圖樣的棉被同樣褪色得厲害。我猜納茲家族早已不再拜訪這棟老房子,更別說是邀請客人來這度過暑期時光了。窗緣受到太陽侵蝕,沒有窗簾阻隔的月光直接照進屋內。我注意到這房間朝西俯瞰後方的樹林。豎立的稻草人守護著原野,稻草頭在風中搖晃。
不需要他人催促,女孩們圍成一圈、盤腿坐在破爛的地毯上。艾比就像要取出無價的藝術品般,小心翼翼地將手伸進紙袋內。她解開包裹在外層的綠色毛氈布,磨損嚴重的通靈板彷彿是代代傳承下來的古物。
「妳怎麼會有這玩意兒?」
「祖母給我的,」艾比說。「我上個月到沙凡那市拜訪她。」
她一邊進行誇張的儀式,一邊將通靈板安置在圓圈的正中央。我只在書上見過通靈板,沒想到艾比的通靈板如此花俏。沿著邊緣的兩條直線是草寫字母和數字,還有一些我沒辦法辨識的符號;對角由花飾包圍的兩個大寫字體分別為是與否。即便是沒見過通靈板的人,也絕不會錯過它與黑藝術的關連。接著艾比又拿出包著面紙的脆弱高腳杯。她不耐煩地把面紙扔到一旁,將杯子倒扣在通靈板上。
「這東西要怎麼用?」梅荻森想知道。撇開我不談,女孩中就只剩她沒有帶著滿臉期待的笑容。我想這主要是因為房裡少了酒精和男孩,而不是因為她擔心我們的安危。
「妳會需要媒介,好比一塊木頭或是倒扣的杯子,來與靈界溝通。」艾比解釋,很樂意扮演在場唯一的專家。「我們家族血脈中擁有強大的靈力,所以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我們會需要所有人協力讓它運作。每個人伸出食指、放在杯底,然後集中精神;別壓得太用力,能量受到阻饒的話通靈便會失敗。一旦我們成功與靈體接觸,它就會拼出想對我們說的話。好了,我們開始吧——將妳們的指尖放上玻璃杯。別用力。」我不得不佩服艾比驚人的說服力,尤其考量到我有多確定這些話全是她當場掰出來的。女孩們連忙照辦。
「然後呢?」梅荻森問。
「等杯子移動。」
「真的假的?」梅荻森翻白眼。「就這樣?那不就隨大家高興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艾比瞪她。「要分辨惡作劇和真正靈界的訊息並不難,小梅。更何況靈體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她甩了甩頭髮。「我不期待妳能瞭解。我會知道也只是因為我做過許多練習。現在,我們準備好要開始了嗎?」她以嚴肅的聲音詢問。
我掐著身下的粗糙地毯,期望有辦法偷溜出房間。茉莉擦亮火柴好點燃其他人放在地上的蠟燭,突如其來的聲音害我嚇了一跳。她拿著火苗靠近蠟芯,蠟燭嘶地一聲活了過來。
「在降靈進行期間盡量不要突然移動,」艾比刻意看著我說。「我們不想驚嚇亡靈。它必須能安心地待在我們身邊。」
「這是妳的經驗談,還是妳在強•愛德華的節目上看到的?」梅荻森忍不住挖苦她。
「我們家族的女性一直都和另一個世界有著強力的連結。」艾比說。我不喜歡她以像是在校園說鬼故事的口吻,來強調另一個世界。
「妳看過鬼嗎?」海莉小聲問。
「我看過,」艾比極為嚴肅地宣稱。「這也是今晚我最適合扮演靈媒的原因。」
我不知道艾比說的是否屬實。人們有時會捕捉到死者橫渡世界的那一瞬間,但大多時候,見鬼只是妄想的結果。浮光掠影總是輕易被誤認為超自然現象。我就不同了——我可以隨時感應到靈魂——它們無所不在。只要集中注意力,我就能分辨誰是迷途的魂魄、誰剛離開人世,誰又在尋找心愛的人們。加百列一直要我別理會它們——它們不是我們的責任。我記得去年,當我的忘年之交愛麗斯過世時,曾來找我道別。我看到她在我臥房的窗外徘徊了一會兒,然後消失。然而不是所有靈魂都像愛麗斯一樣良善。無法放下人世牽掛的靈魂會長年滯留在人間,為了無法再次參與的人生而變得愈來愈瘋狂、扭曲。失去與人的連結,它們開始怨恨人類,而且常採取激烈的手段。不曉得如果艾比真知道這世上有什麼,會變得有多狂熱?可是告訴她這些,就等於在揭露我自己的身分,所以我絕不能說。
女孩們點頭同意,樂得交出扮演靈媒的權力。我發現身旁的茉莉正在發抖。「現在,手牽著手,」艾比說。「記住不管怎麼樣都別放開。我們得形成保護圈——破壞保護圈的人將釋放被我們召喚來的靈體。」
「這是誰告訴妳的?」莎凡娜低語。「放手不就是結束降靈嗎?」
「沒錯,如果對方是無害的靈體,鬆手只是送它回去休息;但如果對方心懷惡意,那麼我們就得小心了。我們不知道會召來什麼樣的靈魂。」
「我們何不召喚一隻友善的鬼。」梅荻森的話引來艾比輕視的眼神。
「像是《鬼馬小精靈》中的卡士柏嗎?」
梅荻森不喜歡受人嘲弄,但我們都知道艾比說的沒錯。「應該沒辦法。」梅荻森勉強退讓。
「那就只能憑運氣囉。」
我咬著唇、忍著不對艾比簡潔有力的計畫發表意見。在一年當中這一個可能會成功召喚靈體的夜晚,主持降靈會似乎愚蠢至極。我搖搖頭,努力摒除內心的疑慮,提醒自己這不過是小孩子的遊戲,青少年大多會以此為樂。我們愈快結束它,就能愈快下樓享受剩下的夜晚。
坐在我左右兩旁的茉莉和莎凡娜,緊握住我的手。透過她們冒汗的手心,我感應到兩人混合了害怕和興奮的心情。艾比低下頭、閉上眼睛,金髮礙事地落在她的面前,於是她停止念咒,用戴在手腕上的螢光髮帶將頭髮隨意綁了個馬尾,然後誇張地咳了幾聲,向我們投以暗示的眼神後,再次低聲吟誦。
「徘徊在人間的靈魂啊,我們懇求你前來,與我們同在!我們無意傷害你,只想和你溝通,請不要害怕。我們願意傾聽你的故事。再重複一次,我們無意傷害你,也請你不要傷害我們。」
房內一片死寂。女孩們不安地看著彼此。我知道此刻有些人已經後悔對艾比的計畫感興趣,也希望自己待在樓下和朋友喝酒、和男孩們調情。我咬牙不去想眼前令人不快的儀式。我的理智很清楚,打擾亡者不僅相當不智,還缺乏同理心;降靈會抵觸我所學習有關生與死的一切。他們難道沒聽過「安息」嗎?我很想抽手離開房間,但我知道艾比會大發雷霆,而我到年底前都會被貼上掃興的標籤。我重重歎了口氣,希望她們會在得不到反應的情況下很快感到厭倦,然後中止這遊戲。茉莉和我交換了疑惑的視線。
漫長的五分鐘過去,期間只聽見我們的呼吸,和艾比每隔一段時間重複的咒語。正當女孩們開始煩躁,公然抱怨腳抽筋時,水晶玻璃杯搖晃起來。所有人立即坐直了身子,注意力紛紛回籠。杯子又抖了一會兒,才開始在板子上移動,拼出訊息。自封靈媒的艾比大聲說出玻璃杯點到的字母,直到它拼出完整的句子。

停。立刻停止。離開這裡。你們全都有危險。

創作者介紹

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請問
  • 不好意思 因為不知道該在哪裡問(沒有詢問欄的樣子...)
    想請問一下請問可以投稿到貴社嗎?若可以,有限制類型嗎?
    還想請問投稿信箱是?
    謝謝!
  • y-h
  • 好想看完特務天使最後一集~愛在天堂
    真的很想知道貝絲最後要如何跟塞維爾在一起?
    請問何時推出特務天使3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