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一


當瑪歌.葛林轉過西七十二街的街角時,清晨的陽光直接照在她所在的街區。她低頭看了看地面一會兒,同時眨了眨眼;接著,她把一頭褐色的頭髮甩到背後,開始穿過馬路。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浮現在她的前方,彷彿一座古代的堡壘。在一排銅製長條椅的上方,它那走藝術風格的龐大建築物正面巍然地聳立著。
瑪歌轉身走下那條通往員工出入口的鵝卵石車道。她經過一個卸貨區,然後朝著那條可以通往博物館中庭的花崗石地道走去。接著她放慢腳步,帶著戒心。在她前方那條地道的入口處,幾道紅色的燈光閃耀著。在另一頭,她可以看到救護車、警車以及緊急救援車輛毫無次序地停放著。
瑪歌進入地道,走向一個玻璃崗亭。通常警衛老克爾利在清晨的這個時刻都會在他的椅子上打盹,身體斜靠在崗亭的角落,一支黑色的卡拉巴木製菸斗則掉在他寬闊的胸膛上。但今天他是醒著,而且是站著的。她把門推開。「早安,博士。」他說。他管每個人都叫「博士」,從研究生到博物館館長,不論他們是真的博士或者不是。
「發生什麼事?」瑪歌問。
「不知道,」克爾利回答,「他們兩分鐘前才抵達。不過這次我最好還是看一下妳的識別證。」
瑪歌在她的大型帆布手提包裡東翻西找,甚至懷疑自己根本就沒把識別證帶在身上。上次有人要求看她的識別證,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我不確定我把識別證帶在身上。」她氣自己沒有把冬天留下的一些雜物從手提包裡清掉。她的手提包被人類學部門的同事們戲稱為「全博物館最凌亂的手提包」。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紐約 今日

那個紅髮小子攀爬到平臺上,嘲笑他弟弟膽小如鼠,同時伸手要去摸大象的腳。胡安默不作聲地看著他,就在那小孩的手碰到那個展覽品時,他的身體才開始移動。
「喂!」胡安一面喊,一面小跑步起來,「嘿,不可以碰那些大象。」那個小孩看起來很害怕,將手抽了回來;他還在一個會尊敬制服的年紀。年紀再大一點的孩子—十五、十六歲—有時就會對胡安比中指。他們知道他只不過是個博物館警衛。下三濫的工作。哪天他一定要結束這個狗屎工作,去參加警察特考。
他懷疑地看著那位紅髮小子和他的小兄弟繞過昏暗大廳裡的那幾個展覽櫃,去看獅子標本。在那個裝滿黑猩猩的展覽櫃前面,那男孩開始嗚嗚亂叫,並且搔抓腋下,玩起模仿遊戲。他的爸媽死到哪兒去了?
接著,比利,那個紅髮小子推著他的小兄弟進入一間陳列著許多非洲古文物的展覽室。展覽櫃裡,一排有著平平整整的木製牙齒的面具盯著他們看。「哇塞!」比利的小兄弟驚呼。
「笨蛋才看這種東西!」比利說,「我們要去看恐龍。」
「媽咪在哪裡?」那個小兄弟問,一面轉頭四處看。
「啊,她迷路了,」比利說,「來吧。」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球賣出十餘國版權  系列銷售破千萬冊

博物館員×小說編輯 夢幻寫作搭檔百萬銷售首作

聖者之物  

一場迷信特展、一座半人獸神像,以及一名神出鬼沒的兇殘殺手

FBI探員┼紐約警局副隊長┼博物館研究員的破案組合

就在紐約自然史博物館正在籌備重量級「迷信特展」的開幕前夕,幾名參訪者在博物館中宛如迷宮的通道及不可計數的密室中被兇殘地殺害。最令人膽顫心驚的是,驗屍官無法確認到底是被哪種兇器所殺害……或是殺人的根本不是人類而是某種不知名的生物?然而,自然史博物館內怎會有「活的」生物呢?

儘管謀殺案的陰霾讓館內員工上下人心惶惶,但是博物館館長在外界嚴厲的抨擊下,還是執意慶祝新展的開幕。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nthem 〔名詞〕:國歌

    那是我們第六次(或許是第七次)約會。我下廚,而妳堅持要洗碗,甚至不肯讓我幫忙擦盤子。等妳忙完坐下來,渾身洗碗精味道。我幫妳倒了杯廉價葡萄酒,妳把雙腳擱在我腿上,無精打采地,彷彿我們剛舉辦了千人盛宴,而妳獨自一人打理全部的清洗工作。

053-寫本字典說愛你正封內-大圖  

    我們靜默了片刻。那時我還害怕談話過程中不時出現的空檔,擔心我們從此再也找不到話題。那時我還努力在妳面前表現,也希望對妳留下好印象,以便跟朋友閒聊時炫耀妳的長處,藉此說服自己我倆能有好結果。

    「假設妳是一個國家,」我說,「妳的國歌會是什麼?」

    我指的其實是已經有的歌曲,比方說《多麼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或《順其自然》(Que Sera, Sera),或什麼聽起來很可笑的,像是《嘿耶!》(Hey Ya! ):「我最希望我的國家像拍立得照片,被拿來甩呀甩的。」★1

    妳卻說:「一定得是藍調歌曲。」於是妳抬頭面向天花板,閉上雙眼,開始反覆哼唱藍調旋律:

文章標籤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天翻地覆前那一刻,她找他閒聊。

嘿,你還在睡嗎?

湯瑪士挪挪身子,周遭的黑暗似乎漸漸凝結成固體,向他步步進逼。他很驚慌,猛然睜開眼睛,以為自己又回到了把他送進迷宮幽地那恐怖冰冷的金屬「箱子」裡。不過,微弱燈光和團團暗影緩緩在大房間裡映現。上下鋪、衣櫃、少年們熟睡時的均勻鼻息和呼嚕嚕的鼾聲。

他心裡踏實起來。他安全了,獲救後被送到這棟宿舍。不必再擔心了:不再有鬼火獸,不再有死亡。

湯姆?

他腦裡有個聲音,女孩子的。耳朵聽不見、眼睛看不見,但他聽到了,也永遠說不清這究竟怎麼回事。他吁了很長一口氣,安穩躺在枕頭上,敏銳的神經跳脫那一瞬間的恐懼,安頓下來。他開始回應,用思緒建構語句。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移動迷宮2:焦土試煉

大半個地球都毀了,赤道地區動植物無一倖免,

不久,部分政府就發現一種難纏的病毒,並稱之為『閃焰症』。

太陽閃焰在地球許多地方肆虐。

同時,一種人類前所未見的疾病也在毀滅地球人,一種稱為『閃焰症』的病。

各國政府——依然存在的那些——破天荒第一次攜手合作,

他們合力組成WICKED這是一個以解決當前問題為目標的組織。

文章標籤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