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美麗的小錯誤》作者最新力作!

這一回,博很大!
恭喜你,你中大樂透了!
超過150種結局的自選式小說,
每一步的故事與結局,都得自己選!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接下來幾天,學校生活幾乎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尷尬:有塔馬米的政府課令羅芮兒快瘋了,而有他的演講課則讓大衛快失去控制。如果雀兒喜不是那麼高興戴爾.諾特高中出現第二個精靈的話,顯然仍有巨魔在新月市四處出沒的事實,或許會帶給她更多不安。儘管塔馬米始終在她身邊打轉,但他大多不理會羅芮兒和她的朋友。羅芮兒還滿高興他偶爾對她眨眨眼或跟她交換一個祕密微笑,即使那會讓她想起可能潛伏在每個角落的危險。

但隨著作業、考試和研究報告接踵而至,羅芮兒發現自己漸漸習慣學校的常規生活——無論身邊是否隱藏著巨魔,或是有沒有塔馬米的存在。她由經驗得知,生活在無止境的恐懼中會讓人多麼精疲力竭,她不想只是忍耐著度過她的高中生活。她想好好把握每一天。雖然羅芮兒痛恨承認這點,但她的生活中並沒有很多空間可以留給塔馬米。

她不確定該為此感到難過還是內疚,或是惱怒。不論她生活中是否有屬於塔馬米的位置,羅芮兒知道,塔馬米生命中保留了一個珍貴的小空間,除了羅芮兒以外,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占據。他為了保護她而活,從未讓她失望過。或許他讓她惱火、沮喪、傷心、甚至氣壞了,但從未讓她失望過。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紐約時報》暢銷榜雙週冠軍、《出版人週刊》09年暢銷書、葡萄牙Blogtailors暢銷榜、美國書商協會IndieBound推薦青少年書單、青少年圖書館服務協會(YALSA)提名、兒童與青少年部落客文學獎(Cybil Award)「年度奇幻文學讀物」獎……唯有《花翼的召喚》。

班上新來的轉學生,
竟然是音訊全無的塔馬米!
而那擁有精靈眼神的新生有紀,
究竟只是「野花精靈」,
還是可怕的「黑暗精靈」?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西元一六六六年六月十五日

蕾貝卡.史邁思看著弟弟毫無生息的屍體,他的眼神茫然望向天空,生前希望、祈禱自己能住在天堂。她伸出蒼白顫抖的手,閤上他的眼睛。
她已經為父親和三位姊姊做過同樣的事,他們全部身軀僵硬,躺在離家不遠的淺墓中;折磨和苦難日子後是如此的寂靜。她無法為他們哭泣。她的淚水很早就流乾了。
她望著臨時床,母親和小妹陸續睡在那張床上。他們不過兩天前才出現症狀。她不敢抱持她們能活下來的希望。再過一兩天,如果一切和她其他家人一樣,他們便會死去,而她將孤單活在世上。孤單一人。
由於上帝的恩典,她抵抗了疾病。但是她活下來的結果卻是孤單一人。更黑暗的時刻來臨時,她心想不知上帝的恩典還能伴隨她多久。
住在隔壁農莊的艾妮絲.霍爾也活過了黑死病,她聲稱她喝的熱培根脂肪是主要原因。她在受感染的家庭門前,都放上幾罐這令人無法忍受的液體,但是非常遺憾,在蕾貝卡一家並沒有作用。

在當地礦坑工作的約翰.迪根也是倖存者。他相信自己免疫,因此自立成為了亞姆村的掘墓人。他一聽到出現另一位受害者,就會馬上提供他的服務。屍體埋在鎮外後,他會回來收取埋葬費。據傳聞是拿走任何他看上眼的東西。大部分的人因為病得太重也無法阻止他。而且,如果他們死了,錢又有什麼用呢?村子裡的男人幾乎沒有人的身體夠健康,能夠做迪根的工作,也不可能有新來的人來取代他。畢竟,村子現在嚴密和外界隔離。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球危機總動員!這本書也許是明天世界新聞的頭條。
近日國際致命出血性病菌,會不會是古老疾病的大反撲?
專業醫師筆下的小說,是虛構?還是不敢證明的事實?


西元一六六六年,一場恐怖的疾病奪走了英國亞姆村幾乎所有人的生命。一位神祕如鬼魅的藍僧幫助生病和即將死去的人,但就連受他安慰的人都害怕他奇特的外表。

三百多年後,疾病再次出現,變得比之前更加致命。每一天有更多人受到感染;每一個小時都有更多人死亡。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爸每天都有新的進展。舉例來說,他沒有一天不哭的,不是五分鐘哭一次,十分鐘哭三次,就是哭上一整天。這是前所未有的事。他週而復始地哭,一下子停止,一下子又繼續。儘管哭的方式不同,卻沒有一天不以淚洗面。他生活當中的所見所聞決定了他當天的哭法。也就是說,他會因為一個動作,一個字眼,一個影像,忽然淚如雨下,也會沒來由因為某個莫名的氣味而潸然淚下,沒有抽噎,沒有皺眉或吸鼻子,只是靜靜地任眼淚流下。
     早上是他特別愛哭的時候。

     
     我死後第十一天,爸爸拿我的羽絨被去洗。他抱著我的被子走上辜艾迪克街,鼻子使勁地往裡嗅。他自以為聞到了我的味道。其實這也不無可能,因為我從來沒洗過這些床單或被褥,我經年累月睡在這些東西裡面。拿著我的被褥送洗的過程中,他不但不覺得我殘留在白色皺褶裡的氣味刺鼻或難聞,反而把那些當成像聖體般的寶貝。爸爸在被子裡啜泣,為了躲避旁人的眼光,他繞了許多不必要的路。他先是走上右邊的奧伯斯巨路,然後往南走,接著他又往回走,陸陸續續地經過畢航路、愛彌兒左拉路和菜市場。原本只要走一百公尺就可以到的路,他卻因為想趁機多聞一下我棉被裡的餘味而走了四百公尺。最後在推開店門之前,他又再聞了一下被子。

     費雪來的玉娜正在店裡往自動洗衣機裡投幣。爸爸已經沒辦法再拖下去了。有人過來請爸爸節哀順變……洗衣店老闆也前來慰問……爸爸不得不從被子裡抬起臉來。爸爸應該很希望這種情形繼續下去……,像是有一長串排隊等待的人,顧客突然來了個電話,有人要求送貨,有颱風等等,任何事都行,只要讓他有足夠時間再多聞一下我殘留下來的味道就行。但爸爸要忍痛割捨的時候還是來了,他終於認輸了。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三采編輯米娜

編輯《兒子》這本書的時候,因為進度緊湊,所以常常把稿子帶回家在深夜或周末做潤稿、校對的工作。後來覺得還好是如此,因為總不好在辦公室邊看稿邊掉眼淚……

突然想起,當初幫我們審閱這本書的法文譯者,向我們推薦這是本好書,卻在我們拿到版權之後,執意推辭這本書的翻譯工作,她說:「我不想再經歷一次那個過程!」那時不能理解,現在我懂得那種心情了。因為作者的確成功地把我們帶進他的故事以及他的悲傷裡,讓我們像被催眠一樣,失魂落魄,悲切哀戚,彷彿自己就是那個失去兒子的人。這種經驗的確一次都太多!



 

三采文學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